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25)

  颱風在台灣東北方徘徊不去。接下來的兩三天內,天空卻晴朗的嚇死人。   偶爾我跟史亞明手上的商品被大風吹走了,會看見兩個人追著一條紅色的內   褲在百貨公司門口大呼小叫。   距離約定好的日子越接近,我的心情就像被大風猛烈吹襲一樣,東搖西晃,   左右擺動。我不只一次問過史亞明,約定好的日期是否要延期,但他總對著   我拍胸脯保證,颱風會很識相滾得遠遠的,而天空卻偶爾烏雲密佈,像極了   我的心情。   接近傍晚的時候,從靠近地平面的角度看過去,天空會出現橙黃色捲成波浪   般的雲朵,從左到右連成一片,好像一把金黃色的關刀,直直插入天空的眼   窩裡頭,看來沒多久之後,這個眼窩就要淚眼盈眶。   我的身型一點也不夠份量,偶然一陣狂風總讓我站不穩。   距離約定好的時間不到十二個小時,我跟史亞明脫下了一身的疲憊走到停放   摩托車的地方。   「慘,後照鏡應該摔爛了。」   史亞明將倒在地面上的車子頂起來,心疼地摸摸龍頭。   是風太大了,路旁也倒了不少車子。   我跟史亞明好心地將旁邊其他車子扶起來,流了滿頭的汗。   「累得差點把腸子拉出來寫個慘字。」史亞明手搧著風,轉頭對著我。   『沒錯,我累得想把你拉出來的腸子從嘴巴塞回去。』   「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說完,他踹了我屁股一腳。   史亞明要我先載他回家,把車子留給我,讓我明天可以先去載Apple。   到他家門口的時候,他摸摸嚴重變形的後照鏡,要我騎慢一點。   「請假的事,我已經跟西裝男說好了。」   『知道了。』我說,『明天火車站見。』   右手一個旋轉,我感覺到車子用拉扯的速度離開史亞明家門口。   停下車子等紅燈的時候,我看著遠方的天空,在心底暗自祈禱著明天的好天   氣,以及即將到來的這趟旅程。   整個晚上,我幾乎靜不下來,沒幾分鐘就站在窗子前面,看著外面的天空。   來來回回幾次,連自已都覺得自己傻的過分,即使我整晚不睡站在窗前,該   下的雨還是不會停。   那個晚上的風從只開啟一小縫隙的洞裡到處亂竄,發出尖吼聲。   下雨了。   我躺在床上,幾乎整個晚上沒有闔眼。   ***********************************   在Apple家門口等了將近半個小時,她才從裡頭走出來。不是她遲到,而是我   早到了。一整晚沒睡,我幾乎要叫太陽公公起床,讓他準時接路燈的班。   Apple穿著白色的T恤,上頭有幾個潦草的英文字。穿著及膝的的牛仔裙,站   在家門口拎著行李傻傻看著我。   「你怎麼在這裡?」她瞪大眼睛。   『來……來接妳啊。』   「這樣嗎?」她手撥了撥頭髮,「真想不到。」   我伸手接過她的背包,放在腳踏板的地方,用雙腳稍微固定了一下。   發動摩托車之後,一直沒有動靜,我忍不住回過頭看了一眼。   『怎麼,怎麼不上車?』我說。   「……我穿裙子。」   我低頭瞥了一眼,拍了自己額頭一下。   『糟糕,這下子糗了。』   「怎麼辦呢?」   『那,妳側坐好了。』我說。   Apple偏著頭想了好一會兒,點點頭,走到我左手邊。   摩托車小小一沉,真的小小一沉,我感覺到Apple上了車,扭轉了油門握把,   車子往前衝刺。   不到零點幾秒的時間裡頭,我覺得有點怪怪的,轉回頭去瞄了一眼。   這時候,我已經距離Apple家門口二十公尺左右的距離。   Apple站在原地,雙手抱在胸前,眼巴巴看著我。   我大吃一驚,感覺回車到原處,停下車子把引擎熄火。   『妳怎麼下車了?』我急切地。   「我沒有下車,是你跑掉了。」她沒好氣地。   『沒上車?』   「我才剛準備要坐好而已,屁股一滑,你就不見了。」   『啊?妳沒受傷吧?』   「還好,」她笑著,「我終於了解什麼是慣性了。」   我不停表達歉意,Apple只是笑笑,沒有生氣。   天空還飄著毛毛細雨,風吹亂了Apple的長髮,她從口袋裡拿了藍色的髮帶,   將頭髮綁了起來。   「等一下不准再這樣丟下我。」她說。   『沒問題,我保證。』   「還有,」Apple再一次坐上了車,因為是側坐,所以不得不抱著我的腰。   「這仍舊只是蘋果的懲罰第二條而已。」   這一路上,我戰戰兢兢地小心自己的每一步。   停下來等紅燈的時候,Apple還會站起來,整理自己的裙子。   然後繼續抱著我的腰。   我用最緩慢的速度轉動油門握把,深怕一個衝力太大,又把Apple給留在原地   ,那我可就罪大惡極了。   雨勢漸漸大了。   寄好車子之後,我們在火車站等著史亞明的出現。   月台廣播著火車即將到站的時候,史亞明從角落走了出來,遞給我一張二十   公分見方的紙,拍拍我的肩膀。   『這是什麼?』我說。   「路徑圖,還有行程規劃。」他微仰著頭,「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了。」   『幹嘛?』我疑惑地。   Apple也歪著頭,湊在一旁看著紙張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跡。   「西裝男說,沒辦法兩個人都請假。」他說。   『那你怎麼不早說!』   「沒關係啦,」他拍拍我的肩膀,「你們去玩。」   「為什麼?那這樣延期好了……」Apple也這麼說著。   『對呀,都約定好了,乾脆延期好了。』   「不至於啦,」他史亞明笑笑,「有問題打電話給我。」   不等我跟Apple發出異議,史亞明把紙硬塞在我的手裡,轉過身就走了。   我追了上去,拉住史亞明的肩膀。   『你幹嘛不一起來?』我小聲地。   「趕快回去,不要讓她在那裡等,車快來了。」   『你這樣真的很奇怪……』   「現在你也許會恨我,幾天之後,你就會感謝我。」   『感你的頭。』我說。   最後,我跟Apple拎著行李上了火車。   依著車票上面的指示,走到座位上坐下。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把行李放置妥當之後,我往窗外看了一眼。   史亞明在月台上,對著我比出大拇指,另外一手在胸口不停拍著,似乎要我   放心,一切有他在。   Apple一臉興奮東張西望,我雙手搓了搓臉,對史亞明回敬了大拇指。   火車緩緩向前。   Apple告訴我,我是魚。從那天之後,我第一次回到海邊。   而Apple就在我的身邊,我一團混亂。 -待續-         * 「帶我回家。」我說。帶我回去有海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