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23)

  如果生命流動的速度也像猜拳一樣,即使我對自己信心滿滿,也沒辦法在它   手中贏上一把。   忽快忽慢,然後讓人措手不及。   學期結束之前,我努力準備補考。   也許討厭數學對我來說,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但這種天賦真是找自己麻煩。   尤其當我必須補考第二次的時候。   在那個會面臨留級的年代,很多東西是順理成章。   還好最後我通過了補考,在最後一次猜拳,總算贏了一回。   補考過後連天空都像替我慶祝一樣,艷陽高照不像話。這是一九九二年,空   氣少了一點哭泣的味道。   讓我印象深刻的,這一年夏天雨水來的少,每天都可以看見鄰居們大桶小桶   提著水,就擔心停水缺水的時間長了,恐怕得活活渴死。   乾燥的空氣逐漸有裂掉的感覺。   「跟你說,我最近學會了中國功夫。」   『中國功夫?』   相隔了一年,史亞明背著包袱,手裡拿著柺杖,留著白亮亮的鬍子,腳步有   力。眼神內含神光,說話震懾四方,手裡隱約還展現出幾招武林絕學。   才有鬼。   他騎著那台摩托車,穿著破爛牛仔褲出現在我家門口的時候,告訴我他最近   學會了中國功夫。   「你不懂,之前我在唸書的時候,都覺得自己全身散發出內力,一直流汗。」   『那是因為你沒開冷氣。』我說。   「而且我發現,我走樓梯速度越來越快。」我湊近我的耳朵,   「瞬間移動,你懂吧!」他小聲地。   『那是因為你走路沒注意,跌下樓梯。』我說。   「最重要的,我在圖書館找到了武林密集……」   他左右看了看,怕被其他人發現似的,從背包拿出一本書。   「我只給你看,不要告訴別人……」   我看了看他手中的書,拿過來瞧了瞧。   『純情房東俏房……』   我還沒唸完封面的書名,他一把將書搶了回去。   「拿錯了,」他把書丟回背包,拿書另外一本,   「這個。」   神秘的外丹功。   『就是這個?』我問。   「當然。」   『這個……是我爺爺奶奶早上起床去公園做的……』   「你不會懂啦。」   他珍而重之的收回背包。   一九九二年暑假。   這兩個月我跟史亞明玩得很瘋,兩個人騎著車四處兜風,到處玩到處跑。   我們可以在籃球場打到凌晨三點,然後扛著兩隻腳幾乎用爬的回家。   有時候我們會到百貨公司去,然而兩個大男生逛街實在怪怪的。   「逛百貨公司真有點無聊。」他說。   『真不知道女生幹嘛這麼愛逛。』我點頭說著。   「不然這樣好了。」   我跟他兩個人站在百貨公司門口,人來人往。有情侶牽著手提著大包小包,   也有一大群朋友不知道正趕往哪個地方。   「人多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史亞明說。   『白痴,不要亂形容。』   「你管我。」   我跟史亞明站在路的中央,前面後面熙來攘往的人們,不斷穿越過我跟他。   『我們這樣要幹嘛?』   「等我口令。」   數到三,然後我要跟他一起往上看,看著百貨公司的樓上。   「記得,嘴巴要張開開的,表情生動一點。」   『沒問題。』   一、二、三。   史亞明這個喜歡誇張的傢伙,還故意大叫了一聲。   行經的路人,有些匆忙離開,有的經過時候往我們視線的方向瞄了一眼,   有的很乾脆,直接站在我們旁邊探頭探腦。   我忍著笑,尤其看到史亞明一臉認真的樣子。   不管誰湊到我們旁邊,問我們看到什麼,史亞明告訴我,不可以移動視線,   也不可以回答。   「兩位同學,請問你們停留在那裡做什麼?」   我們兩個被請進百貨公司的辦公室,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請我們喝了熱   茶,坐在沙發上問著。   也許我們表演得太逼真了,所以越來越多人跟著我們旁邊抬頭看著百貨公司   ,然後,保全走了過來,大家都散開了,史亞明跟我還杵在原地。   『我們,在觀察百貨公司的建築風格。』我說。   「是嗎?」西裝男說,「很抱歉告訴你們,這樣會影醒到我們的顧客。」   「真對不起。」史亞明說。   「請喝茶。」西裝男手指了指桌上的熱茶。   『謝謝。』   這麼熱的天氣要我們喝熱茶,難道這是傳說中的刑求?   我跟史亞明使了個眼色,站起身來。   『如果沒事的話,我們就先離開了。』我說。   「請等等。」西裝男詭異地笑著。   我們面面相覷,直覺大事不妙。   後來的暑假,我們大半時間都在百貨公司度過。   西裝男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到他們公司打工,我跟史亞明都傻了眼。   「我覺得你們兩個很有吸引人潮的能力。」   『吸引人潮?』   百貨公司的父親節特賣會,我跟史亞明兩個人在嘴巴上面黏了兩撇鬍子,   一個人手拿著電動刮鬍刀和領帶,另一個人拿著子彈型內褲,在百貨公司   門口到處走啊走,吸引顧客注意。   為了分配誰要拿內褲,我們之間起了嚴重的爭執。拿著內褲是無妨,重點是   ,拿內褲的那個人,要穿著超人外衣,內褲要穿在褲子外面。   最後我跟他猜拳決定,之後的每一天,史亞明都打扮成超人。   「哇賽,怎麼又輸了?」每次猜拳完,他都這樣嘀咕。   『甘願一點啦。』我得意地。   我們賺了不少零用錢,只要每天換好衣服走來走去,其實這樣的工作有夠輕   鬆,只是黏著鬍子的地方,拔下來會連自己的毛都扯掉,很痛。   有一天百貨公司下班,史亞明載著我準備去吃剉冰。   「張文杰,成績出來了。」   『真的嗎?』   「嘿嘿,當然。」   『怎麼樣怎麼樣?』   「當然是通殺啦!就跟你說我有武林秘笈了。」   史亞明的成績,可以上第一志願。他告訴我的時候,我替他開心了好久。   吃剉冰的時候,我幫他加了很多料,包括烏梅,百香果,巧克力,草莓,花   生醬。   他很感謝我這麼替他慶祝,所以在我的那碗剉冰上面,加了一根甜不辣。   『乾杯!』   我們一口喝完可樂,肚子脹的不得了。   「來比賽,誰先把冰吃完。」   『我才不要咧……』我話還沒說完。   「開始!」   『喂!』   那天晚上,我們的頭都痛的不得了。   兩個白痴。   『第一志願啊……』吃完冰,我們到了土地公廟。   「我也很意外。」他說。   『我也是。』   我說完,他用外丹功攻擊我。我哈哈大笑。   所謂用外丹功攻擊我,就是站在我的身邊,雙手擺在身體兩側,不停甩啊甩   ,全身跟著頻率也上下抖動著。   我笑壞了:『你這樣攻擊我,好辛苦喔!』   「你等等就知道了,你已經內傷了。」   『好痛喔!』我捧著胸口,笑倒在地上。   打鬧了好一會兒,我們喘著氣在土地公廟裡坐了下來。   「我決定,還是讀你們學校好了。」他說。   『為什麼?』我大吃一驚。   「沒為什麼,離我家比較近。」   『你騎車,沒有差別吧!』   「因為,我不想跟陳艾波讀同個學校。」   史亞明笑著。   『幹嘛?』我學他抖啊抖的,用外丹功攻擊他。   「我說過,你泡我的馬子,我也要泡你的馬子。」   『那就去啊!』   史亞明站起來,拍掉我抖啊抖,甩啊甩的手。   「白痴喔,不是這樣啦,看好。」   他很認真地全身開始抖了起來。我笑彎了腰。   「我、告訴、你啦、……我喔,要看到你、把到她之後,再搶……搶過來,   ……這樣、你懂吧,啊啊啊……」   他一邊抖一邊說,像個被閃電打到的食蟻獸。   『你腦子有問題喔?』我搖搖頭。   「走吧。」他說。   『好吧,走吧。』   他沒有載我回家,把我載到Apple家樓下,把車子熄火。   『到這裡幹嘛?』我小聲地。   「噓。」   我們點了菸,坐在車上看著Apple家。   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半左右,寧靜的巷道偶爾傳來幾聲狗吠。   史亞明湊著昏暗的路燈,拿了張發票不知道寫著什麼。我探頭去看,   卻看不清楚。   他走向一台腳踏車,把發票夾在手煞車跟握把的中間。   「大功告成。」他得意地。   『你在幹嘛?』我問。   「泡你的馬子。」他說。   隔天,我接到了Apple的電話,在我出門到百貨公司上班之前。 -待續-         * 史亞明說:「中國武術精華,就是外丹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