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22)

  6.   夏天黏答答的感覺,至少讓我覺得自己活在水裡。   從那一天開始,我決定不在Apple面前點起任何一根菸。   也許這樣的約定有了轉換,也可能因為當天的紙條出了些什麼功用。   補習班下課之後,我不停留在騎樓的角落,而在教室裡頭坐著。   除了避免自己破壞約定之外,第二個學期的數學,我有相當大的危機。   於是我一次又一次練習著習題,一次又一次背著公式。   Apple的目光是灼熱的。   下課時間她會習慣性先回頭看我一眼,然後微笑點點頭。   對我來說,這樣的微笑可以讓我鼓足了所有動力,連數學講義都美好了起來。   「這麼乖,沒有做壞事?」Apple到我座位旁。   『呃……做壞事?』   她手撐著我的桌子,鮮豔的髮帶束著馬尾,低頭看著講義。   「這題算錯了。」   我低下頭。   「這個地方,」她手指著,「錯了。」   『錯了?為什麼?』   「因為……」她笑了笑,「你自己看囉。」   「如果我直接告訴你,你就永遠不知道了。」   我抓抓頭。   趁著Apple跟我說話的時候,我仔細多看了她幾眼。   左邊耳朵上有三個洞,各自掛上燦爛別緻的耳針。我觀察了她右邊的耳朵,   發現右邊耳朵只有一個耳洞,上頭不是掛著耳針,而是晃啊晃的耳環。   看出了神,直到Apple的手在我眼前晃了幾下,我才趕緊轉移視線。   「在看什麼呢?」她直起身子。   『那個。』我指著她的耳朵。   「這個?」她手摸了摸,「這個啊……」   『很漂亮。』   「真的嗎?」   我點頭如打鼓。   『為什麼右邊只有一個耳洞?』我好奇著。   「右邊?」她手摸著右耳,「呵呵。」   「因為我喜歡右手撐著頭發呆,打太多耳洞,會痛。」   『是嗎?』   我試著將手撐在腦袋的一側,掌心壓著耳朵的地方。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還好啊……』我嘀咕著。   「你好笨喔,我隨便說的啦。」她笑著,「你看。」   我抬起頭。   她將兩邊的耳環耳棒都摘下來,放在桌子上,我把臉湊過去,看了一下。   等我抬頭的時候,後腦杓不知撞到什麼東西。   「呵呵,你真的好笨喔。」她笑著鼓掌。   原來她將手放在我抬頭會經過的地方,我一挺直身子,就會拿自己的頭   打碰撞她的手。   我摸摸後腦杓,白了她一眼。   「你幹嘛這樣瞪我?」她嘟著嘴。   『妳先打我的咧。』   她盯著我看了好久,重重吐了一口氣,一臉氣忿。   「是你的錯。」她說。   『我的錯?為什麼?』   「不管,蘋果的懲罰第二條,」她說,「不可以對我生氣。」   『我沒有生氣。』   「也不可以頂嘴。」   『那這是第三條囉?』   「還是第二條。」   我瞪大了眼睛,不小心『哇靠』了一聲。   『妳這不是耍賴嗎?』   「沒有哇,只是附屬條約而已呢。」   她的表情像極了惡作劇的小孩子。   然而,我樂於如此被捉弄。如果可以的話,每天都來一下子多好。   我無奈笑著看桌面上的小東西,這次我學乖了,沒把頭湊近去。   「看得出這是什麼嗎?」   我搖搖頭。   「這個,」她指著耳棒,「這個是蘋果啊。」   我盯著看了老半天,總算分辨出模糊的蘋果身體,還有蘋果鼻子。   我忘了說,蘋果鼻子就是插在蘋果頭上的蘋果梗。   『原來是蘋果,好難看出來。』   「呵呵,至於這個……」她笑著。   『該不會是什麼火龍果之類的吧。』   「當然不是囉。」   這個是風箏。   Apple拿起那個耳環,緊緊盯著看,好像透過了那個耳環,可以看到什麼好   遠好遠的地方去一樣。   『風箏要幹嘛的?』   Apple視線離開耳環,看著我。   「像這樣。」   她把三個耳棒放在上面,耳環放在下面,並且將耳環下面的鍊子攤平。   「像這樣,就是在風箏上面飛的蘋果。」   『不太像。』   「明明很像。」   我盯著瞧了老半天,勉為其難點點頭。   『為什麼蘋果要在風箏上面飛,不在飛機上面飛?』   「因為我喜歡這樣囉。」   在風箏上面飛的蘋果,難道不怕重心不穩,從風箏上面掉下來嗎?   我很疑惑。   但是Apple告訴我,她一看到這組耳環,就忍不住買了下來。   無論如何,她都一定要擁有他們。   她是先看到這組耳環,才決定要打耳洞。蘋果和風箏,很奇妙的組合。   一邊是蘋果,一邊是風箏。   由於她不想拆散了所有的蘋果,所以一邊打了三個洞,另一邊只有一個。   『真是奇怪的理由。』   「很酷吧。」她說,「你要不要也去打耳洞?」   『我是男生咧。』   「為什麼不可以?」   話還沒講完,數學老師走進教室,下課時間結束了。   Apple一把收了桌上的耳環,急急忙忙走回教室前面的座位。   也許忙亂當中疏忽了,她落了一個在我的桌上。   我頭抬起來準備叫住她的時候,一股強烈壓迫的眼光盯著我。   直要讓人呼吸不過來那種。   那個跟Apple去便利商店的男生,回過頭來盯著我,盯著我。   那一瞬間我差點以為自己是獵物,被紅外線偵測槍鎖定了之後,怎麼拔腿狂   奔都無濟於事。   一種讓人隱約害怕的感覺。   我捏著Apple遺落下的耳棒,在手指頭之間把玩著。   如果這是灰姑娘的故事,十二點鐘聲響起之前,灰姑娘的玻璃鞋會留在原地,   就跟現在一樣。   Apple留下了一顆蘋果給我,可惜卻把風箏帶著走了。   那一堂課,我很認真地聽著老師講解習題,手也沒停過地拼命抄寫著。   偶爾我覺得有什麼人盯著我,猛地抬頭,總覺得那個男生幾秒鐘前正看著我。   瞄準著我。   或者說,他正瞄準的,是我手裡的蘋果。 -待續-         * 蘋果有了風箏可以在天空飛,那魚呢?魚也可以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