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魚

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光下的魚(20)

  連續幾個禮拜,我沒有去補習班報到。   我媽告訴我,每個禮拜三、禮拜五晚上,補習班的人都會打電話過來,   我只是揮揮手。   最後她告訴我,如果我再不去補習,每週三、五的晚上,她要替我補習。   隔天,放學之後我乖乖地到補習班報到。   為什麼不去補習班,我也說不上來。因為我慢慢體會到黃珮君的心情,   也因為我逃避。   應該說,我習慣於逃避。   這個世界最有趣的地方,就是當你原地踏步,這個世界卻依舊飛奔。   沒有人會願意為了我停留下來,至少目前為止,這個人沒有出現。   我刻意在籃球場上逗留到天黑,汗水讓我的上衣從淺藍色,變成深藍色。   往補習班的路上,我用最慢的速度,幾乎到了看著自己的腳,數著腳步的程度。   我從後門溜進了教室,數學老師正講著什麼笑話,讓全班哄堂大笑。   只有我,不屬於這個荒唐的環境。   也許老師察覺了遲到的我,拿著課本對著我指了兩下。   「準時進教室的孩子像個寶,遲到的孩子像什麼?」   大家跟著他的手指頭回頭,看見正準備坐下的我,都笑了。   我窘地不得了,低下頭迴避大家的眼光。   「像根草!」很多人異口同聲著。   老師拿著課本搧了搧,搖搖頭。   「遲到的孩子,還是像孩子啊,各位孩子。」   大家笑得更開心了。   我不懂這有什麼好笑的,低著頭從書包裡拿出講義。   偷偷瞄了前面,Apple沒有動靜。   下課的時候,我等到Apple走出教室之後,才慢慢離開座位。   到了樓下轉角處,我拍了拍新買的菸,拿出打火機。   「張文杰。」   菸從我的手上掉落,我趕緊用腳踩著。   「你在幹嘛?」   我腳緊緊踩著降落在地板上的菸盒,搓了搓鼻子。   『看星星。』我說。   「笨蛋。」她伸出手,「給我。」   我把打火機交到她手上。   「不是這個。」   我把腳移開,拿起菸盒拍了拍,交到她手上。   「你真的講不聽。」   『習慣了。』   「習慣可以改,尤其是壞習慣。」她說。   『是這樣沒錯……』   「我不喜歡看到你變壞,」她嘟著嘴,「你不是這樣的人。」   「還有,為什麼好久沒有看到你了?」她接著說。   『我有點事。』   「這麼久不叫做有點事,叫做很多事了吧。」   我呆在當場說不出話來,手裡玩著打火機,唰啊唰的。   就這樣沉默了好一下子,我抬頭看著她。   『妳今天,不去便利商店嗎?』   我特別看了看後面,很刻意指名有人會出現。   Apple盯著我瞧,瞧得我忍不住別開視線,吐了一口氣。   「你要陪我去嗎?」她說。   『我?』我指著自己。   「沒關係,不要就算了。」   說完之後,Apple把菸放進口袋裡,走回補習班。   我在原地轉了幾圈,像找不到電線桿的小狗,左手不停捏著大腿。   回到教室裡頭,我的筆下面壓著一張紙條。   我左右看了看,深怕有任何人盯著我瞧。最後我發現自己多慮了,我的左右   兩旁,根本連靈界來的朋友也沒有,更不要說是人。   老師進教室之前,我打開了那張紙條。    *    張文杰,    你已經被我登記一次了。    再有下一次,我就會給你蘋果的懲罰。很恐怖的喔!    菸我沒收了,不會還你。                        Apple    *   什麼是蘋果的懲罰?   我看著紙條,忍不住笑了。   可惜這微不足道的喜悅,很快地就被澆熄。跟Apple同校的那個男生,   又開始跟她傳遞著紙條。   我看著自己手上的這張,恐怕不過是他們幾百張內容的萬分之一罷了。   這種喜悅果然是微不足道,我把下巴放在桌子上,無奈地看著。   補習班放學的時候,我背著書包準備走下樓梯,Apple卻叫住了我。   我像個木頭人一樣傻在那兒,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還你。」   她拿著沒收的那包菸。   我伸出手接了過來,一臉疑惑的。   『不是沒收了?』   「看你的表情這麼生氣,乾脆還給你好了。」   『我的表情?』就算我生氣,也不會因為一包菸啊。   「算我雞婆好了。」   Apple快步走下樓梯,我跟在她的後面。   啪噠,啪噠的。   走出大樓的門前,她突然停下腳步,轉過頭來。   我一個緊急煞車,差點撞在她的身上。   「你跟著我幹嘛?」   『我沒有生氣。』   「你、明、明、就、有。」   她一個字一個字念著,柔軟卻聽得出有些生氣。   我搖搖頭,沒有說話。   「那你幹嘛這個臉?」   『我……表情就這樣。』   我想到了她跟那男生互傳紙條,臉不由得一沉。   「愛騙人,明明就不是這樣。」   『真的沒有因為這樣生氣。』   「那不然呢?」   我還是搖頭,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身邊經過的人越來越多,Apple拉著我離開了大門,往後面的巷子走去。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跳繩比賽之後,這是我最接近她的一次。   「你老實說,是不是真的生氣了?」   『我沒有,真的不是生氣。』   「那是什麼?」   我還是搖頭。   「你是什麼星座的?」她沒來由突然冒出這句。   『星座?那是什麼東西?』   「好吧,你生日什麼時候?」   『三月十三號。』   「三月十三號……雙魚座。難怪這麼扭扭捏捏的。」   『雙魚座?』   「對呀,星座啊,你不知道嗎?」   原諒我,那時候的我,不太清楚什麼是星座,也不清楚什麼牛啊,羊啊,   什麼蠍子青蛙的。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好吧。」   Apple大致跟我解釋了黃道十二宮,還告訴我什麼月份出生的人,有著什麼星   座。我記性再怎麼好,也沒辦法在瞬間記下所有的星座,只好邊聽跟著點頭,   假裝自己很認真。   「好,那我是什麼星座?」她問我。   『妳?妳是……母牛座。』我隨口胡說。   「你怎麼知道?我都沒告訴你我的生日呢!」   『這個……』   「好啦,我跟你說,我生日在二月十五號,要記住喔。」   『好。』   「那我是什麼星座?」   我仔細回想剛才她跟我說一堆落落長的名稱,想了半天還是只有什麼牛、羊   豬狗的,。   『公牛座。』   「笨蛋,沒有公牛座啦,都沒仔細聽。」   她敲了我頭一下,我摸著頭,假裝很痛的樣子。   「聽好喔,我是水瓶座,裝著水的瓶子。」   『水瓶座,我記得了。』   「我的生日,剛好在情人節後面一天喔,所以我是情人的種子。」   『情人節後面一天,我記得了。』   她笑了。   「你是雙魚座,別忘記了喔,你是魚。」   『兩條魚。』   「賓果!」她的拇指跟中指彈了一下,發出聲響。   「你是魚,你是活在水瓶裡面的魚喔。」   就從那一天開始,我是魚。   如果我是一條魚,那麼Apple就是我倚賴生存的水。   可惜我只能活在水瓶裡面,呼吸著稀薄的氧氣。 -待續-       *後悔的浪。我發現,水瓶裡面找得到後悔的浪。餘波盪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