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18)

  5.   我知道,我花了大半的時間說明黃珮君、史亞明與我之間。如果不這麼做,   這個故事怎麼也無法完整。   也許對我來說,這一段被包圍住的日子根本抓不到方向,但是這一路走來,   也加諸了太多東西在我身上。   這些東西,通通都是我從黃珮君的身上奪取的。   可能,也包括史亞明。   我很想一筆帶過。簡單的說來,當天我忘了跟黃珮君的約定,因為我興奮於   再次見到Apple。   她哭了,星星那一天也打結了。   這一筆輕輕鬆鬆,可是潦草了些,也讓我開始懷疑自己。   離開學校的時候,老天惡作劇似的下起了雨,從午後開始悶吭的天空得到釋   放。也許這就算是一種救贖。   於是星星離開了天空,我離開了學校。   那一天是我最後一次看見黃珮君,現在回想起來,我似乎還記得當天她穿的   白色及膝裙,稍微留長的髮,隨著風在空氣中嘆著氣。   「我等你好久了。」她說。   我喘著氣,卻像個雕像一樣,呆呆地杵著。   「我一個人蹲在洗手檯旁邊,……我想,你大概不會來了。」   『對……對不起。』   「你有沒有發現,你說了太多的對不起。」   我沉默了。   黃珮君從口袋裡掏出面紙,擦拭了氾濫的臉龐。   如果我夠聰明的話,其實這才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的大水。   可惜我並不知道。也因為如此,第一次大水來的時候,我幾乎掙扎著死去。   「恭喜你,你成績很好。」她說。   『妳也是。』   「至少你來了,」她抿嘴,「這樣就好了。」   話一說完,黃珮君頭也不回,往校門口奔去。我的腳像被什麼東西綁住一樣   ,想從後頭追上,卻又動彈不得。   我想,是我自己沒有勇氣追上她,也因為那時候的我太年輕了。   我走出校門之後,大雨肆無忌憚攻擊我,我緩慢地在人行道上走著。   我的確說了太多次的抱歉,到最後,這樣的抱歉廉價了起來,再也談不上有   任何重量。   我順利考上省中,跟蕭屹靈同個學校。史亞明確定落榜之後,進了重考班,   也就是所謂的國四班。   然而有時候,我總覺得閉上眼睛,黃珮君往前跑的樣子,還會留在那裡。   國四班開學,比一般學校快得多,也難怪,重考的人必須把握時間,而重考   生的時間,是最賤價,也是最寶貴的。   這是史亞明告訴我的。   開課之前,他跟我約定了這一年當中,我們都不要聯絡。   『有這麼大的決心嗎?跟我連絡又不會怎麼樣。』   「不,你不懂。」他說,只有這個樣子,他才可以考上。   『為什麼?』   「看到你,我都會想起一些讓我分心的事。」   什麼讓他分心的事?史亞明沒有明說。   他只淺淺地告訴我,如果這條路注定會這樣走,他永遠不會後悔。只會有一   點點的遺憾。   我不懂,他點了根菸,對我笑笑。   「如果重新選擇,我還是會走這條路。」這個就是遺憾。   那後悔呢?   「如果再來一次機會,我絕對不會這麼做。」他說,吐了一口長長的煙。   「阿杰,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知道嗎?」   摩托車就這樣在山上狂飆著。   我真的不懂,卻對他點點頭。   把我當成最好朋友的那個人,停下了腳步,在後面休息著。這一年,我穿起   了藍色制服上衣,卡其色長褲。   然後,只是換了一個環境,繼續被課本壓著走,連前面的路走到哪裡都不知   道。   神告訴我,要往前走。   於是,我只好提起腳步。   我幾乎要忘了國小時候,面對課本那種輕鬆寫意的狀態。   國中我遇到挫折,高中時候,這個挫折乘以無限小分之一,趨近於無限大。   無限小的,就是我那微不足道的自尊心。   我用盡全力把自己的成績開根號乘以十,可是總覺得跑啊跑的,目標離我越   來越遠,越來越模糊。   最後,我聽從蕭屹靈的建議,報名了補習班。   數學,以及英文。   國中的美女數學老師告訴我,人生是不斷向右前進的數線,終點停留在無限   大。   如果真的是如此,對我來說數線的零點在我下定決心去補習的時候,開始了。   每週三補習英文,週五補習數學。   想也知道,週五時候的我,臉色總是特別難看。   不習慣補習的我,窩在一個小小的空間,手肘伸出去會碰到隔壁的同學,   想去上廁所還得跟人說聲『對不起』。   每天放學,我搭著公車擠在人群當中,汗臭,青春的味道交雜。   隨意吃個晚餐,當然,偶爾會跟蕭屹靈同行,然後聽著補習班老師講著無聊   笑話。   那一天,不知道為什麼錯過了校車。   我徒步走過烏煙瘴氣的街道,在市區的某一間便當店停了下來。   『陳艾波?』   穿著綠色的制服上衣,黑色百摺裙。   馬尾還是那個樣子,一切都是那個樣子。   那天之後,我發現原來Apple跟我在同個地方補習,只是不同班。   這段時間我從未在補習班遇見她,大概跟我喜歡待在教室裡頭有關。   下課時間我開始在補習班四處遊蕩,偶爾到躲在角落樓下抽菸。   那樣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有那麼一點點可愛。我總是不斷左顧右盼,找尋   著Apple。   如果待在角落裡偷看著Apple是幸福的,那麼我希望我永遠待在角落裡。   即使我慢慢發現,這樣的等待,比上前去跟他說話,需要更大的勇氣。   第二個學期,我很刻意地延後報名。   我查出Apple的班級,然後告訴櫃檯的工讀生,我要加入那班。   「那班有比較好嗎?」蕭屹靈問我。   『有,好一點。』   「哪裡好?」   對呀,哪裡好?   把『好』這個字拆開,不就知道了。   因為報名的晚,我坐在教室最後一排靠近走道的位置。   旁邊沒人。   我右前方可以清楚看見Apple,一舉一動,發呆沉思,專注上課。   突然間,老師講解的東西對我來說,一點重要性也沒有了。   我的科目就在Apple的背影。   那個時候的我,有種偷偷摸摸,卻又幸福洋溢的面貌。   每週都有可以期待的事,而每個禮拜結束,我悵然若失。   然後Apple發現了我,在我正慌忙熄菸的時候。   「哇,張文杰!」   『好巧。』巧個屁啊。   「你也在這裡補習?」   『對呀,』我說,『越補越回去。』   「呵呵,」她眼珠子轉啊轉的,「哪一班的呢?」   跟妳同班。   「哇,我們又同班了呢。」   『是啊,真是抱歉。』我說,『還好妳已經不是班長了。』   「放心,」Apple笑得燦爛,「我不會登記你的。」   話還沒說完,一個男生從左後方出現,拍了Apple肩膀一下。   Apple對我笑了笑,揮揮手,跟著那個人走過馬路,到對面的便利商店去。   那晚第二堂課,我缺席了。   我拿了書包,在補習班樓下抽著菸。   一根接著一根。 -待續-          *如果愛情必須偷偷摸摸,我願意這麼躲藏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