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17)

  天空發出悶吭的聲音,太陽卻還是不受威脅發出肆無忌憚的熱度。   車子在一間陌生的國中門口停了下來,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原因,我感覺有   點喘,有點口乾。   史亞明停下車之後,把我往校門裡面推。   「她應該還沒走。」他說。   『你怎麼知道的?』   他笑了笑,沒有理我。   三年了。三年前,我從Apple的手上接過那隻小獅子,現在正捏在我的手裡。   每次我慌張的時候,我把獅子拿出來蹂躪,好像Apple待在我的身邊,沒有   離開一樣。   我看見了她,在一堆伸長了脖子的人群當中。   我不敢靠近,只敢在她左手邊,遠遠地看著。   Apple更高、更瘦了,還是綁著馬尾,雙手抱胸佇立在榜單的前面。   我就這樣遠遠看著她,心裡有點激動,卻又什麼話也說不出口。遠遠的,隔   著剛剛好的距離。   我低下頭,看著手中的小獅子。   『唧、唧……』。   「張、文、杰!」   我慌忙將手裡的獅子放在背後,抬起頭。   『嗨,好久…好久不見……』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剛好經過。』   「騙人!」她走近,「哇,你長高了!」   『是啊,可惜沒長腦袋。』我說。   我偏過頭瞧了一下榜單,Apple對我微笑著。   「真高興在這裡遇見你。」   『我也是。』   該死,我連多餘的話都說不出來,眼看她就要走了。   「我要走了。」   『喔。』   「那……一起走嗎?」   『好哇。』   我跟在Apple身後半步的距離,口袋裡的手不由自主地捏著小獅子。   好緊張。   出了校門,史亞明還在那裡等我。   「哇,史亞明!」Apple說。   『嗨,嘿嘿。』史亞明抓抓頭。   「你們一起來的?」   我點點頭。   「那……」Apple笑著。   『喔,我正要走,』史亞明把鑰匙丟給我,『我走了,你們慢聊。』   「喂!」我叫住史亞明。   『我家住在這附近,我要走了。』   「是嗎?」Apple問著。   『你家?」   史亞明對我擠眉弄眼,對我揮手兩下,拍拍摩托車。   「我看你就載陳艾波回去好了。」   『可是……』   「天氣這麼熱,你可是什麼?」   我轉頭看著Apple,她吐吐舌,沒答應也沒拒絕。   史亞明轉過身,又揮了兩下,快步走了。   我的心跳過快,很希望史亞明的車是救護車,把我送去醫院。   「方便嗎?」   我看著史亞明的車,對著Apple點點頭。   「沒關係,不方便的話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不會。』我鼓起勇氣開口。   我坐上車,發動了之後,拍一拍後座,試著讓椅墊溫度降低。   「我穿裙子,只能側坐……」   『沒關係。』我說,『妳……口渴嗎?』   「還好。」   『喔。』   艷陽下,車子緩慢向前。也許我過分謹慎,速度甚至慢得誇張了。   『妳考得、怎麼樣?』   「什麼?」Apple問我。   『我說,妳考得如何?』   「ok,你呢?」   『我還沒去看。』   「要不要先去看呢?」   我沒有回答,紅燈亮起,我稍微閃神,趕緊煞車,前輪停在斑馬線上。   Apple似乎受到驚嚇,雙手抓著我的衣服。   『對不起。』   「沒關係。」   然後,她的手很快地離開離開我的身體。   『妳會不會口渴?』我問。   「你想請客嗎?」   我點點頭。摩托車繼續往前,她指示我右轉。   「這樣吧,你猜拳贏了,我們就去喝飲料。」   『猜拳?』   我把車停在路邊,半轉過身看著Apple。   「猜拳啊!」   『喔。』   「剪刀、石頭、布!」   她出了剪刀,我看得一清二楚。   習慣使然,我出了布。   「你輸了,只好改天囉。」   『嗯。』   很快就到了Apple家,我覺得這段路真該死的短。   「謝謝你。」   『不要謝了,沒什麼。』我說。   「再見囉,祝你考上好學校。」   『謝謝妳。』   「你也不要謝了啊,呵呵。」   『不,不是這個。』我從口袋裡拿出小獅子,『這個。』   「哇!你還留著。」   『謝謝妳,我很喜歡。』   離開Apple家之後,我用最快速度狂飆著。不知怎麼著,我心情異常的好。   我幾乎用生涯最快的速度,風馳電掣到史亞明家,卻找不到史亞明。   「他還沒回來喔。」   史亞明的媽媽透過電鈴告訴我。   我轉向史亞明的國中,在學校裡頭找了超過半個小時,還是不見他的蹤影。   我在大街小巷找著,任何我跟他常去的地方,練摩托車的山上,泡沫紅茶店。   最後,我在土地公廟前面找到他。從跟他分開的地方到土地公廟,騎車大概   要花半個小時左右。走路……我不敢想。   『嘿,你跑哪裡去了?』   「你回來了。」   『找你老半天。』   我走向前去,地板上一堆香菸的屍體。   『幹嘛跑這裡來?』   「今天賣冰棒的老阿伯沒來。」   他手指著攤子經常停留的地方。   『老阿伯休息吧。』   「是嗎?」   史亞明的表情,我從來沒見過。   我向他討了一根菸,他點著了之後遞給我。   「最後一根了。」他說。   『我再去買。』   「不必了,你抽就好。」   我們在悶熱的土地公廟裡頭靜靜坐著,看著路人三兩經過。   有些媽媽經過的時候,還會雙手合十,朝裡面拜個幾下。這時候我通常懷疑,   我們坐在裡頭會不會褻瀆了神明。   「我沒考好。」史亞明笑著,「保證落榜的成績。」   『真的假的?』我跳了起來。   「真的。」   過了好一下子,我站起身,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包菸。   回來的時候,史亞明臉埋在雙手當中。   『沒事,一定還有學校可以讀。』我拍拍他肩膀。   「謝謝你安慰我。」他抬起頭,「你真是我好朋友。」   『少白痴了。』   我替他點了一根菸,太陽已經沒有這麼誇張跋扈。從土地公廟裡面看過去,   發現這個時候的太陽又大、又圓。   『這個就是壞消息?』我問。   「還能比這個更差嗎?」   『嗯。』   「你呢?」他吐了口煙,「陳艾波怎麼樣?」   『沒什麼,就送她回家。』   「你真遜。」   『我本來就是遜砲。』   「你是遜槍。」   我們都笑了。   「啊成績咧?怎麼樣?」   『我還沒去看。』   「幹嘛不去看?」   『成績沒有腳,不會跑掉。』   終究會有成績單寄到家裡,我一點也不著急。   史亞明準備載我回家的時候,我看了一眼賣冰棒的老阿伯,原本擺攤子的地   方。不知道怎麼搞的,那個地方沒有『把噗』的聲音,就不大對勁。   我上了車,史亞明猛一吹油門,車子向前狂奔。   我捏了捏口袋裡的小獅子,經過了這麼久,重新看見Apple的感覺,竟然讓   我這麼手足無措。   史亞明闖了一個紅燈。我點了一根菸,拍拍口袋裡的小獅子。   「不知道,黃珮君考得怎麼樣。」史亞明轉過頭大聲說著。   『黃珮君?』   我捏了史亞明一下,要他停下車子。   時間是五點四十五分,天空漸漸暗了下來。   我下了車,要史亞明不必等我。   我忘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我跑,用盡力氣往前跑。   六點三十七分,太陽已經不見蹤影,路燈出來打了招呼,我才跑到學校。   我跟門口的警衛先生解釋了之後,他才放我進去校園。   「快點出來啊,晚上危險。」   我顧不得跟他客套太多,滿身汗水,到了川堂。   空無一人的川堂,紅色的榜單還掛在公佈欄上面。我手撐著膝蓋,調整呼吸   好一下,才有力氣抬頭。   我搜尋著我的名字。   我看見了國文成績嚇死人的高分,心放下了一半。   然後數學,出我意料的沒有很糟糕。   我四處張望了好一下,還是沒有人影,連隻狗都沒有。   我用袖子擦了擦頭上的汗水。   蕭屹靈成績比我好一點,差距不大。我的心情舒緩了一些,然後,往隔壁班   的地方看。   黃珮君。黃珮君,黃珮君。   「張文杰。」   左後方傳來熟悉的聲音。我轉過身。   「你來了!」   是啊,我來了,遲到了這麼久。   「我還以為……」她的眼睛紅紅的,手捏著像是衛生紙的東西。   「以為你不會來了……」 -待續-        *偶爾我懷疑,總是淚眼看著我的她,是不是看得見真正的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