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15)

  有人說,青春是帶著隱形的翅膀,所以飛翔中的人,總不了解自己飛得多高   ,等到跌到地面上,才會習慣性望著天空。   我認為,沒道理青春自己擅作主張給了我們翅膀,又逮到機會讓我們重重摔   到地上。   於是我在天上的時候,喜歡往下看。   回到地面上之後,則喜歡抬頭不讓眼淚掉下來。   我就這樣在掙扎中,度過了人生第一個陣痛期。   我甚至不敢想像分娩之後,我會有什麼樣的果實。   因為在陣痛當中的我,始終沒有多餘的心力。   這樣的痛,老實說來自黃珮君。   大考逼近的時候,我喜歡跟著蕭屹靈到圖書館唸書。不是為了裝作自己很有   氣質,只是因為圖書館裡頭有冷氣而已。   我總在想,為什麼大考都得在這麼炎熱的夏天,而不選擇冬天?   夏天的某個下午,我在圖書館門口遇見了總是跟黃珮君走在一起的女生。   她坐在圖書館前面的階梯上,手裡捧著一落的課本,還是綁著兩根辮子。   我猶豫著是否要從她身邊經過,還是乾脆先去福利社買個飲料,在籃球場上   晃一晃,等到她離開那裡之後再走過去。   我還沒來得及做出決定,我的腳已經把我帶到她的方向。   我努力假裝視而不見,經過她身邊的時候,忍不住看了一眼。   「哈囉。」她舉起拿著書本的手,跟我打招呼。   『嗯。』我尷尬地笑著。   「來看書嗎?」她也笑著。   『不,我來吹冷氣。』   她用食指捲著辮子,睜大了眼睛看著我。   我呆在原地,不知道該快步往前走,還是停下腳步跟她說上幾句。   最後我點點頭,往圖書館裡頭走去。   額頭上有斗大的汗珠。   「張文杰!」   『有!』我回過頭。   「考試加油。」她笑著。   『謝謝。』我尷尬地笑著。   「黃珮君要我跟你說的。」   踏上最後一個階梯之前,我停下了腳步。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走回辮子女生坐著的地方。   『幫我謝謝她。』我說,『也請她加油。』   她的表情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鼓著腮幫子嘟著嘴。   我正轉過身轉背離開,她又叫住了我。   「我可以問你一個數學問題嗎?」她說。   『數學?』我的數學不好,我猶豫了。   「嗯,」她說,「如果只有一個圓,要怎麼求出圓心?」   我想了好一會兒,額頭上汗珠越來越多。   『我……不知道。』我不好意思地。   「喔,謝謝你。」她抿嘴。   走進圖書館之後,我努力從課本中找尋這個問題的答案。   『那個……』我快步走出圖書館,到那個女孩的面前。   「怎麼了?」   『剛剛那題的答案,我知道了。』   「喔?」   如果只有一個圓,要求出圓心的方法很簡單,只要在這個圓上面,畫一條線   ,通過這個圓的任意兩點。然後在這條線上,做一條垂直線。同樣的方法再   做一次,兩條垂直線的交點,就是圓心。   我急著想把答案告訴她,說得結結巴巴的。   她一邊點頭,一邊笑著看著我。   「謝謝你。」她說。   『不會。』   「你知道嗎?」她站起身,「要求出一個圓的心,必須把整個圓切得支離破   碎。」   『啊?』我張大嘴巴,『可是……只有這個方法而已。』   「真沒辦法,不是嗎?」說完,她跟我笑了一笑,轉身離開。   求出圓心必須把圓切得支離破碎,這點我從來也沒想過。   不知道考試的時候,這個題目會不會出。   我每天回家的時候都會想起這個問題,然後對著鏡子發呆。   很快地學校的生活就要結束了,因為即將面對考試的關係,大家少了離情依   依,只有不斷揮汗唸書,埋首在一堆課本和考卷當中。   人生的第二個畢業典禮,就在這樣的氛圍當中,靜靜地發生,然後結束。   畢業典禮當天,我跟蕭屹靈躲在隊伍的最後面,看著大家鬧哄哄的集合,然   後在口令之後排起隊伍。   好像日復一日,永遠都是如此。吵雜的人們集合起來,接著勉強排起隊伍,   時間一到,大家跳起來拍手解散。   蕭屹靈的話更少了,即使等待的時間,他也從口袋裡拿出單字的小本子背著。   我只是傻傻地坐著,聽著麥克風傳來的聲音,好吵。   典禮結束,回到教室拿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老師把大家集合起   來,大家還是鬧哄哄的,過了好一下子才安靜。   可是這個時候,老師並沒有拿起藤條在桌子上敲打,讓大家安靜。   我坐在位置上,看見老師偏著頭,等著所有人恢復安靜。   那種感覺,就像看著誰的背影一樣。   我覺得老師不像老師,反而像是被拿走棒棒糖的小朋友。   「從今天之後,也許你們當中很多人的名字,會被我忘記。」   大家安靜下來之後,老師開口說話。沒拿麥克風。   「也許你們當中很多人,也會把我忘記。這都不要緊。老師只會待在教室裡   面,不久之後會有你們的學弟、妹入學,然後我的生活又重複一次。你們呢   ?千萬要記住,你們不一樣。從今天開始,你們要往前走,看清楚眼前的路   ,踏出你們的腳步。不管你們選擇哪一條路,不要忘了,數線一路往前,終   點會停在無線大,如果一路往後,就會變成無限小。我希望你們會是無限大   。在我心中,你們永遠都是無限大。」   教室安靜的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班上的一些女生開始哭了,我只覺得胸口熱熱的,有什麼東西往上竄一樣。   「考試加油,注意健康。大家再見。」   老師一說完,頭也不回地往教室外面走去。   這個時候,教室反而前所未有的安靜。除了一些眼淚的聲音。   就這樣,我走出了國中的校園。好像拿著刀子,從生命的數線上砍了一刀,   接下來又得開始往前面走。   離開教室之前,我看著空無一物的抽屜,不由得發愣著。   我從書包裡拿出小獅子,握在手裡。   不知道這個時候,史亞明會不會也跟我一樣,有一點點感傷。   這是我最後一次穿著國中制服出現在校園裡頭。這一天的太陽很毒辣,制服   幾乎要溼透了。   我在校門口遇見史亞明,我吃了一驚。   他穿著便服,騎著一台機車斜停在校門的右手邊。   我走過去,一臉狐疑地看著他。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指著摩托車。   「來等你。」他得意地,「帥不帥?」   他按了幾下喇叭,刺耳的聲音讓我捶了他一拳制止。   『吵死了,不要發神經。』我說。   「騎騎看?」他身體往後仰。   『我不會。』   「我教你啊,很簡單。」他下了車。   『不要鬧了啦,你在這裡幹嘛?』   史亞明示意我上車,那是個還沒有強制規定要戴安全帽的年代。   我跨坐上去,車子『咻』的一聲往前噴出去,我差點往後跌一個跟斗。   『騎慢一點。』   「沒辦法慢。」他回過頭來。   『煞車壞掉了喔?最好沒有辦法慢。』   「有人在等你,要快。」   『誰在等我?』   車子停在一間泡沫紅茶店門口,史亞明坐在車上點起了菸,遞給我。   『誰在等我?』我吸了一口。   「進去就知道了。」他把菸拿回去,催促著我。   我走進店裡,臉上寫著莫名其妙。   冷氣有點強,光線很暗,讓剛從外頭大太陽下進來的我,視線無法適應。   我在左邊角落最後一張桌子前面,看見我們學校的制服。   桌上有一束花。   我回頭往門口看去,史亞明已經不見人影。   我硬著頭皮,坐了下來。   「嗨!」黃珮君對我說。   『嗯。』我說,『好久不見。』   「會嗎?我每天都看到你。」   『可是我很久沒看到妳了。』   她的手不停搓弄著桌上的花,這個時候的我,已經知道那是玫瑰花。   黃色的,一朵、一朵都有半個拳頭這麼大。   我的視線忍不住停留在花的上面,或許,是忍不住迴避黃珮君的眼光。   「這個花……很好看。」她說。   『還不錯。』   「謝謝你。」她點點頭。   『啊?』我遲疑了一下,『為什麼要謝我?』   「謝謝你送我花。」   我眼神緊盯著那束花,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我大概知道,是史亞明送給黃珮君的,但我沒有戳破。   我不知道這算卑劣,還是寬容。   「張文杰,考試要到了,你要加油喔!」黃珮君笑著。   『嗯,妳也好好加油。』說完,我馬上搖頭,『不對,妳不必加油。』   「為什麼?」她睜大眼睛看著我。   『因為妳成績很好啊!』   她笑了。   「我想跟你講一件事。」   『嗯。』   「從前有一個女孩,愛上了一個男孩。那個女孩是普通的女孩,而男孩也不   是什麼宇宙大帥哥。可是在女孩心中,他的每個小動作,都讓女孩覺得很帥   。如果真的要問原因的話,女孩大概也說不出來吧!女孩很喜歡看見男孩發   呆的樣子,很可愛,又很白痴。看到他,女孩都覺得很快樂。慢慢了解他之   後,女孩發現,男孩總是很容易害羞。偶爾,女孩會去幫男孩整理抽屜,也   會注意男孩最近的心情。男孩成績不好了,女孩也會很擔心,卻又幫不忙。   雖然很雞婆,可是女孩覺得這樣很幸福。女孩已經錯過很多次『說』的機會   ,跟男孩說話,也總是語無倫次。表面裝著若無其事,其實只是想保護自己   而已。但是現在,女孩想對男孩說……」   黃珮君摸了那束花幾下,很明顯地深呼吸了一下。   顫抖的聲音。   泡沫紅茶店裡面太強的冷氣……   「張文杰,我喜歡你。」她說,「雖然我三年前說過了,但是……」   「我真的喜歡你。」   時間走得很快,然而我們走得太慢。我忽然像回到了三年前。   黃珮君的眼淚滴在桌上,頭頂上的燈光搖搖晃晃,好像月亮一樣。   那一瞬間,我好像成了在月光下擱淺的魚一樣。 -待續-        *這片海太冷,於是我湊在月光下乞討一點溫暖。乞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