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魚

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光下的魚(13)

  4.   「我怕我會忍不住跑去找黃珮君。」   史亞明嚼著口香糖對我說。   『那又怎麼樣,去找她啊!』   「怪怪的。」   運動會結束之後,我的腦袋一直有句話跑來跑去。   「你跑步的樣子,很好看。」   「你跑步的樣子,很好看。」   「你跑步的樣子,很好看。」   這句話是讚美吧!不知道為什麼,重量有點偏差,不知道少了點什麼。   我總會想起Apple睜大了眼睛,拿著跳繩告訴我:   「你跳得很快喔。」   這兩句話對我來說都是稱讚,各自放在天秤的兩端。Apple的那一邊,沉甸   甸,而黃珮君那裡卻上上下下擺動著。   差了點什麼?   或許我本來就不該將這兩個不一樣的東西,放在天秤上。   那一天之後,我在走廊上遇到黃珮君,她會害羞地跟我打招呼。我還是那個   彆扭的樣子,點點頭像個孬種。   「你很討厭那個女生嗎?」蕭屹靈問我。   『不會啊,她是我國小同學。』我說。   「感覺你很討厭她一樣。」   『怎麼可能,別胡說。』   「不然就是你喜歡她。」   我推了蕭屹靈一下。   『幹嘛這樣說?』我好奇。   「通常不都是這樣嗎?」我摸著下巴。   通常是這樣的嗎?   什麼又是『通常』呢?   我搞混了,不過我也沒太多的時間搞混。國中的課業越來越繁重,尤其身處   升學班的我們。   老師總是跟我們說,國中的時候用功唸書,就會考上好的高中。   那考上好高中要幹嘛呢?可以考上好的大學。結果呢?好的大學會帶給我們   什麼?好的人生?好的未來?   我沒有時間搞懂這一切,只是在大家所設定的範圍內,做好該做的事。   可惜段考的時候,我沒做好我該做的。我考了全班第八名,雖然不是倒數的,   但這卻是我最差最差的成績。   我從來沒有這麼瞧不起自己過,然而這一次,我發現自己實在很糟糕。   發考卷的時候,老師狠狠地拿藤條打了我十二下,我紅腫的手心雖然痛,但   更痛的,應該是我的自尊心。   蕭屹靈考第三名。   隔壁班的黃珮君,也是第三名。   不過是全校第三。   升旗的時候,黃珮君走上司令台領獎狀,接受全校同學的表揚。   我有種噁心不舒服的感覺,不知道該怎麼宣洩。   我覺得自己是個遜砲。   「你應該只是遜槍。」史亞明對我說。   遜槍也好,遜砲也好,總之我遜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卯足了勁努力K書,上課也拿出平常一百倍的認真,寫考   卷也總是反覆不停檢查。   下一次的段考,我還是沒有拿到前三名。   我簡直難過地想殺了史亞明。   「關我什麼事?」電話那頭的史亞明問我。   『該殺的人太多了,就先殺你吧。』   「這是什麼話?」史亞明笑了。   我發現我在數學這個科目上面,實在有心無力。不管我怎麼努力,每次發下   考卷,都讓我降半旗哀悼自己死掉的分數。   唯一表現好的,只有國文。當大家被女魔頭扁得死去活來,只有我一個人好   好的,沒有被女魔頭的藤條招呼過。   每次看到大家被女魔頭打,其實我心裡都有點暗自慶幸。還好我的國文強。   相反的,當我被導師扁的昏天暗地,我就很羨幕蕭屹靈每次轉轉筆,數學就   可以拿到無敵高分。   『真羨幕你數學這麼好。』我說。   「你的國文也很好啊!」   『國文好有什麼用?』   蕭屹靈想了好一下。   「可以當古人,古人的國文都很好,咬文嚼字的。」   『意思就是我應該去當死人就對了。』   他點點頭。   我覺得很無力。好像不管我怎麼努力,都沒辦法考出好的名次。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像自己想的這麼優秀,不是這麼聰明。   那一陣子,會『唧、唧』叫的小獅子,拿在我手上的時間多了。   每次拿出小獅子,隨著搖晃發出來的聲音,我都會很想知道,Apple這個時   候在什麼地方。   會不會跟我一樣,也為了課業苦惱成這個樣子?   差不多就在那個時候,我在老師發的參考書上,看見了《莊子.盜跖篇》。   我只是很直覺的將這篇文章記了起來,對裡面的意思沒有太多的想法。   我想我不會知道,在很久之後,這段話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   因為這個時候的我,還沒意識到自己是魚。   而那水,還在很遠的一方。也許永遠都不會靠近的地方。   當時的我,對於『想念Apple』這件事,只是當作不小心會發生的動作。   身邊的動作太過緊湊,沒有緩衝的機會讓我浪費。   我不斷承受沒辦法考進前三名的挫敗,然後看著黃珮君經常上司令台領獎。   如果是Apple,她會像我現在這樣,還是跟黃珮君一樣呢?   我果然是個傷春悲秋的高手,一點小事都可以讓我思考半天。   可是日子還是這樣過去,沒有因為我的頹喪而停止,也沒有因為這樣加快腳   步。   學期會結束,新的學期總會到來。   也許是我反應慢了一點,我開始發現每天早上到學校之後,我的抽屜都會整   理得很乾淨,放在裡頭的書本突然整齊了,即使有垃圾,或者飲料罐子,也   會在隔天不見。   『你有動過我的抽屜嗎?』   我忍不住了以後,我開口問蕭屹靈。   新的學期換了座位,我跟他的距離稍微遠了一點。   「沒有哇,怎麼了,掉了東西了?」   『沒,沒事。』我搖搖頭,『總覺得有人動過我的東西。』   過了幾天,我做了個小實驗。我在抽屜裡放了幾團衛生紙,故意將它揉成一   堆、一堆,假裝擤過鼻涕一樣。   隔天到了學校,那些一坨一坨的東西,已經不見了。   我坐在位置上傻了眼。   所以有人要偷我包鼻涕的衛生紙就對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   我開始胡思亂想,會不會有人拿走我的東西,然後到東南亞什麼奇怪的地方   下蠱,然後讓我考試成績不好?   我越想越氣,放學的時候故意把抽屜弄得更亂,還塞了更多垃圾進去。   蕭屹靈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你在幹嗎?」   『真的有人動過我的抽屜。』我說。   當天放學,我拜託蕭屹靈跟我一起躲在教室後面,放掃除用具的櫃子裡頭。   蕭屹靈勉為其難答應了,捏著鼻子,不停揮手趕著蚊子。   下午四點五十分放學,一直等到天都黑了,沒有人靠近我的桌子。   連蒼蠅都沒有。   「你會不會誤會了?」蕭屹靈跟我爬出櫃子。   『不可能啊……我真的實驗過了。』   連我都開始懷疑自己。   離開教室之前,我確認了自己的抽屜。   真的沒有人動過。   我在隔天清早提早出發,撐著惺忪的眼睛提早到學校,校門口幾乎沒有學生   的蹤影,連對面早餐店都沒有人排隊。   我走進學校,除了鳥叫聲之外,整個校園安靜地有點可怕。   我躡手躡腳上了樓梯,害怕太大的聲音,會嚇到清靜了一夜的教室。   我輕輕推開教室後門,有一個人坐在我的座位上。旁邊站著另外一個人。   我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兩個人,壓低聲音不知道說著什麼。   我靜悄悄推開了後門,走下了樓梯。   黃珮君坐在我的座位上,旁邊的那個是喜歡綁著兩根辮子的女生。   當謎底揭曉的時候,我有點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情。   當天放學的時候,我自己把抽屜整理乾淨,在裡頭放了張紙條。   離開學校之前,我感覺到那張紙條傳遞給我微弱的訊號。我察覺到了,但是   我刻意忽略它。   只有這個樣子,才能讓我分辨出一點差異。   差了那麼一點點的重量。   『謝謝妳幫我整理抽屜,以後請妳不要這樣做了。』   第二天,抽屜裡頭紙條還在,不過換了一張。   那時候我知道,Apple錯了。   我根本就不是會保護女生的人。我絕對不是。   紙條上寫著:   『對不起,造成你的困擾。』   又是一次的對不起。   我看著紙條,手裡抓著『唧、唧』叫的小獅子。 -待續-      *當我發現自己有點殘忍,還以為自己效忠著某種信念。真可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