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12)

  熄了菸之後,史亞明跟我一起離開了山頂國小後校門的土地公廟。   跟他揮手道別的時候,我捧著黃珮君送我的花,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好像在那麼一瞬間,童年也跟我告別了,拖泥帶水,不乾不脆。   就這樣一點緩衝期也沒有,我換上了國中制服。   史亞明跟我的學區不一樣,升上國中之後我們注定要分開。   於是我離開了生命中第一個可以算是『朋友』的人。   在我生命中算得上有重量的人,都在畢業典禮之後離開了我。賴俊龍去向不   明,史亞明讀不一樣的國中。我開始覺得國中的校園太大,大得讓我搜尋不   到熟悉的臉孔。唯一讓我尋獲的,說來尷尬,竟然是黃珮君。巧的是,她竟   然在我隔壁班。   開學沒幾天,我在教室門口遇見黃珮君,只見她低著頭,牽著另外一位女同   學的手,快步離開我的視線。   我呆在當場,舉起來準備打招呼的手,晾在空氣當中,有些難堪。   對於國中生活的第一個印象,除了嚴格之外,還是嚴格。   第一次升旗典禮的時候,我印象深刻,因為班上一個男孩子上衣沒有紮進褲   子裡面,全班被懲罰『鴨子走路』操場一圈。   相信我,鴨子走路十公尺,就會讓人想把腳砍斷。   而我們的操場,總共有三百公尺。   第一次的震撼教育,我頂著一頭的汗水,蹲姿走完操場一圈的時候,我很想   衝上前去扁訓導主任兩下。   國中的校園太大,走完一圈已經很辛苦,我們卻要蹲著走。   我就這樣帶著一身慌張的心情,正式告別了童年。   我忘了說,可能因為班上有個性的男生多了點,據說我們創下了有史以來,   鴨子走路里程累積速度冠軍。   每當我賣力地學鴨子,總會感覺到有個視線在不遠的地方看著我。   只是感覺而已。   「明天要小考,考不好的準備吃棍子。」   說這句話的,是被班上同學戲稱為女魔頭的國文老師。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討厭她,即使她每次抄起藤條揍我們的時候,咬牙切齒   的樣子,好像我們欠了她幾棟房子一樣。   但是我不討厭她,一點也不。這或許跟我當國文小老師有關吧!   我實在不懂,我為什麼要在這個小方塊裡頭,搞懂畢式定理,三角形內角和   ,以及一元二次方程式。   一向功課相當不錯的我,竟然開始擔心自己的成績。   我發現,走出國小校園,竟然遇見好多成績比我好,比我會唸書的人。   我感到很訝異。   但是怎麼訝異也沒有用處,我還是必須在課本、講義、考卷當中活下來。   還有藤條。   我的導師在剛開學的時候,因為懷孕請假了一些日子,一直到某一天才第一次   見她到。   因為導師教的是數學,我也沒來由地討厭起數學。   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是討厭。   每次數學課結束,我會走出教室,從二樓走廊上往下看。   一堆跟我一樣一年級的同學在底下走著,很難想像沒多久之前,他們還是無   憂無慮的國小生。跳過了一個關卡,整個身分都不同了。   我很努力維持自己的成績,不想成為那個被修理的人,可是總發現,沒辦法   像以前一樣,上課隨便聽一聽,考試前確認考試範圍,就可以得到高分。   我持續地慌張。   偶爾我觀察班上成績好的同學,卻沒有從他們的臉色中,發覺跟我同樣的神   情。我開始懷疑,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麼驚慌失措,這麼莫名其妙。   慌張的程度,開始以等差級數向上延伸。   學期開始的前幾個月,嚴格說起來,我是沒交到什麼朋友的。   我是一個彆扭的人,很難開口跟人說話,當別人主動開口,我又畏畏縮縮。   不知道為什麼,只有史亞明主動跟我說話,我沒有一點不舒服的感覺。   這麼想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離過去好遠了。   我想念在樓梯間玩猜拳的時候,我想念在土地公廟跟史亞明拔別人腳踏車上   的彩色小圓珠。還有賴俊龍驕傲的神情,黃珮君害羞的臉。   以及Apple。   後來我遇到了,不,不能說遇到,應該說我交了一個好朋友。蕭屹靈。   我是一個不算多話的人,生命中遇到第一個話比我少的,大概就是他。我從   沒想過,有這樣的一天,我跟一個人交談的時候,必須拼命想話題,否則很   快就會兩個人面面相覷,一陣安靜。   國中女生喜歡手牽手去上廁所,其實男孩子也一樣,差別在於少了牽手這個   動作。下課時間我會拉著蕭屹靈一起去廁所,即使他沒有尿意,還是會點點   頭,跟我一起走出教室。   他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的成績相當不錯,我們在一起除了討論作業、考試之外,其實也沒其他話   題。不談大家喜歡的籃球,也很少提到女孩子方面的事。   「那個女生……」   中午吃飯的時候,蕭屹靈看著我。   『嗯?』   「你有沒有發現,那個女生會在我們班門口徘徊?」   我往門口看去,沒看到什麼特別的人,於是我搖搖頭。   「你沒看到嗎?」   『沒注意過。』我說。   「好吧,大概是靈界來的朋友吧。」   那一天晚上,我找了畢業紀念冊老半天,找到史亞明的電話。   『我們學校運動會,你要不要來?』   透過電話線,有點生疏的聲音。   「運動會?什麼時候?」   『這個禮拜天。』我說。   「廢話,當然去啊!」   到這一秒鐘,我才回到那年的土地公廟前面,找到原本的史亞明。   我們開心聊著學校發生的事,他的,我的。   「聽說賴俊龍去台北唸書了。」他說。   『真的嗎?』我問:『搬家了啊……』   「哇咧,我們學校以前的同學無敵少。」他的聲音有點無奈。   『我這裡還好,雖然認識的沒幾個。』   我說完之後,空氣好像突然變成固體,電話線那一端沉默了好些時候。   『幹嘛不說話?』我說。   「那個,黃珮君……好嗎?」   『嗯,應該還不錯。』   「有沒有變漂亮啊?哈!」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我知道,門口徘徊的那個女孩子,不是靈界來的朋友,也不是水鬼抓交替。   我看了很多次,可惜她總是匆匆離開,低著頭。   我連跟她說上話的機會都沒有,只知道她一直安靜地存在著。   只隔了一道牆,幾步之遙。偶爾拉長耳朵,還可以聽見從他們班上傳過來上   課的聲音。   我跟史亞明約好了在校門口碰面,可惜這場運動會,他爽約了。   當天我有比賽,蕭屹靈是幹部,所以必須在班上待命。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個人的比賽,鳴槍之前我的心臟幾乎快要跳出來。   我深呼吸,蹲著的身體明顯在發抖。   這個時候,我卻很懦弱地想起了Apple,跳繩比賽時候的Apple。   「你跳得很快喔!」Apple那時這樣對我說。   比賽是怎麼結束的,我忘了,只記得喘息,耳邊還有司令台麥克風的朗誦名   單的聲音。   令人意外的,我得到銅牌。   領完獎走回班上的休息區,老師拍了拍我的肩膀,給我一個讚許的眼神。   我低下頭,快步走回座位。   「有人拿來給你的。」   蕭屹靈遞給我一罐運動飲料。   『誰拿來的?』史亞明?   「一個女生,個頭小小的,好像是隔壁班的吧。」   蕭屹靈側著頭想了一會兒,指著隔壁班的區域。   我順勢轉過頭去,看了看隔壁十九班的座位區。   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走到十九班的區域裡頭,找到了黃珮君。   『黃珮君!』我大聲地。   「啊?」她轉過身來,臉紅通通。   『這個……是妳給我的?』   她點點頭,咬著下嘴唇。旁邊綁著兩根辮子的女孩子,推了她一下。   黃珮君的臉更紅了。   『謝謝妳。』我站在她的面前,拿著運動飲料。   「不會啦。」她還是低著頭。   『嗯……史亞明今天本來要來的,不知道為什麼沒來。』   「喔……」她微微抬頭看著我。   『謝謝妳,真的。』   我在她面前仰起頭,咕嚕咕嚕喝起運動飲料,其實心跳得很快。   黃珮君一如往常,害羞得沒說什麼話。   我聳聳肩,準備走回自己班上的座位,綁著兩根辮子的女孩叫住我。   「張文杰!」   『有!』我回過頭。   「她有話跟你說。」   她指了指黃珮君,黃珮君推了她一下,一臉的紅。   『什麼?』我又問了一次。   「你剛剛跑得很快。」黃珮君說。   『喔……』我抓抓頭。   「你跑步的樣子,很好看。」   說完,黃珮君就拉著兩根辮子的女生,快步跑開。 -待續-           *那一瞬間,我有種很想哭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