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10)

  一九八七年夏天,距離現在已經好久、好久了。   如果人生永遠可以像這個樣子,往前跑過一段路,再回過頭來看,不知道會   發生什麼不一樣的事。   可惜活在這個時候的我,眼前的東西永遠沒辦法像這樣子回頭看。   小學最後一年的時間,就好像破了一個洞的窗戶一樣,風呼呼地吹,可是卻   抓不到什麼東西。拿手擋在破洞的地方,以為可以擋住所有灑進來的東西,   到頭來什麼也沒辦法抓住。   暑假結束之後,史亞明失戀了。   黃珮君已經有喜歡的人,而那個人不是史亞明。   「我們去抓蜻蜓的時候她跟我說的。」   史亞明垂頭喪氣。   一次在上體育課的時候,我跟黃珮君分在同一組。大家輪流拍著籃球的時候,   我走向前去問黃珮君。   「我不喜歡他。」她說。   『為什麼?』我問,『他很喜歡妳。』   「沒有為什麼,你不要這樣問我。」   黃珮君的臉『唰』地紅了起來。   『那妳喜歡誰?是賴俊龍嗎?』我問。   「你不要問我啦。」   黃珮君的嘴角撇了下來,整個臉脹紅,轉過身去離開人群。   我自顧自地拍著籃球,黃珮君坐在樹下低著頭,Apple在她的旁邊。   過了一下,Apple走到我的面前,拍掉了我手上的籃球。   「你幹嘛欺負珮君?」Apple問我。   『我沒有啊,我沒欺負她。』我退後了一步。   「那她為什麼在哭?」   『我怎麼知道。』   我撿回了籃球,在原地拍著。   「你去跟她道歉。」Apple走了過來,拉著我的手。   『跟我沒有關係啊!』我無奈地說。   「可是她跟你講完話就哭了啊!」   Apple口氣並沒有不高興,像說著很稀鬆平常的事一樣。   我搖搖頭,抱著籃球吐了一口氣。   「你去跟她說一下,這對她來說很重要。」Apple盯著我:   「拜託你,不要讓她這麼難過。」   我還是呆在原地,前進也不是,後退也沒路。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但實在   找不到一個理由,走過去跟黃珮君道歉。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又為   什麼會犯錯。   「不然這樣,我跟你猜拳,你輸了就去跟她道歉,這樣好嗎?」   Apple看著我,嘟著嘴似乎有點不知所措,我點點頭。   「剪刀、石頭……布!」   Apple出了剪刀,我本來想出石頭,可惜我習慣了輸給她。   於是我出布。   「你輸了!」Apple笑容掛上了臉,「快去快去!」   深呼吸一大口氣,只好無奈地搖頭。   我走到黃珮君的面前,或許不能說走去,應該說是Apple拉著我過去,黃珮   君還是低著頭,我聽得見她啜泣的聲音。   「快說啊!」   『黃珮君……』我小聲地。   「大聲一點嘛!」Apple說著,黃珮君也同時抬起頭看著我。   『對不起。』我說。   「珮君,張文杰過來跟妳道歉了。」Apple說。   黃珮君哭紅了眼,我實在不明白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她點點頭,用袖口擦   了眼淚,馬上又低下頭去。   Apple微笑看著我,一手抓著黃珮君的手。   「你很守信用喔。」她說。   『喔。』   我掉頭準備離開的時候,Apple走上前來,拉著我的衣服。   「你下次不要這樣跟她說話,好嗎?」她說。   『我沒說什麼啊。』我呢喃著。   我始終搞不懂為何黃珮君的反應這麼大,而我也沒有告訴史亞明這天發生的   事。我不想讓Apple失望,所以我又再一次地猜拳輸給了她。然而那並非我   本來就想做的。   從那天之後,黃珮君只要看到我,就會快步離開。即使社會課分在同一組,   她也一句話都沒跟我說,好像只要靠近我,身上就會爬滿了螞蟻一樣,渾身   不自在。   失戀的史亞明倒是豁達的不得了,剛開始還會上課講到黃珮君就嘆氣,沒多   久好像連他自己都忘了曾經喜歡過黃珮君一樣。   「沒辦法,她不喜歡我啊!」   史亞明面對我的疑惑,這樣回答我。   『所以你就放棄了?』   「男兒志在四方,不可以為了五斗米折腰。」   『你又用錯成語了啦!』   哪有人把女孩子比喻成五斗米?真是天兵。   史亞明對黃珮君的愛,很快地就被時間帶走。這樣來的快,去的也快的愛,   恐怕不是真的愛,而是一種表象的喜歡而已。   即使討厭賴俊龍的誘因已經結束了,史亞明還是很用力地討厭賴俊龍。我問   過他為什麼還這麼討厭賴俊龍,十三歲的史亞明告訴我:   「喜歡一個人不需要原因,討厭一個人當然也是。」   的確如此。   所以我想黃珮君討厭我,大概也沒有理由吧。   就如同她被我惹哭了,卻沒有原因一樣。   其實這個原因後來我稍微了解了,但那已經是國小結束時候的事了。   整個六年級,我就在一種奇怪詭譎的氣氛當中度過。不管走到哪裡,總覺得   自己應該稍微躲著黃珮君比較好,免得看見她避開我的大動作,自己都懷疑   是不是我太可怕,使得她討厭我到這麼巔峰的地步。   也許因為黃珮君跟Apple感情很好的原因,我也幾乎沒辦法跟Apple有交集。   當我還是習慣性轉頭看著Apple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又更遠了一點。   我終於忍受不住了,就把那天的事情告訴史亞明,包括我問黃珮君為什麼不   喜歡史亞明的事。我原先以為史亞明會很生氣,沒想到他只是很興奮地湊上   前來。   「她怎麼回答的?」史亞明問我。   『你不要問我。』我說。   「不問你我怎麼會知道?」他說。   『就你不要問我啊!』   「趕快說啦!」   我氣得巴了史亞明的頭一拳。   『她說,叫我不要問她,懂了沒!笨蛋。』   「喔……」史亞明恍然大悟,「那不是等於沒問嗎?」   『這就是奇怪的地方啊。』   針對這件事,我跟史亞明討論了很久,終究還是找不到答案。那天之後,史   亞明重新燃起了希望,又開始殷切地在上課中望著黃珮君。   一天下課時間,大家在走廊上玩扯鈴的時候,大家圍著賴俊龍,看著他表演   大鵬展翅,把扯鈴往前拋又很快速地接回手上,幾乎所有人都發出讚嘆的聲   音。   而那個時候,我發現黃珮君並沒有在人群中,而是在一旁與Apple坐著聊天。   「你看,她沒有圍在賴醜龍的旁邊當笨蛋。」史亞明開心地。   『我看到了。』   除了我跟史亞明之外,唯一沒有圍過去看賴俊龍表演的,就剩下Apple跟黃   珮君兩個人,顯得相當突兀。   走廊響起陣陣驚嘆聲,還夾雜著幾個女生拍手的聲音,黃珮君似乎被聲音驚   動了,抬頭看了一下,發現我跟史亞明也盯著她看,很快地低下頭去。   Apple伸長了脖子,往人群的方向瞄了一眼,我的胸口緊緊的。   「我覺得應該還有機會。」史亞明說。   『你是說跟黃珮君?』我問。   「嗯,她應該沒那麼喜歡賴醜龍。」   『你不要一直叫他賴醜龍啦。』我笑了出來。   「你覺得咧,我還有沒有機會?」   『應該吧,我也不知道。』   我說完,眼神飄向Apple的方向,剛好Apple也往我這邊看,   我心虛地低下頭。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答案。」   史亞明喃喃自語,像說給自己聽一樣。雖然如此,卻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   答案後來應該算是揭曉了,在畢業典禮這一天。   我的小學生活結束的同時,我覺得有點感傷,卻沒有哭出來。   也許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這麼難過,只知道畢業之後,我就要去讀國中。   那一天我拿到了校長獎,Apple成績最好,拿到了縣長獎。第二名的議長獎,   是黃珮君。第三名是誰,我已經記不得了。總之不會是史亞明這個笨蛋,也   不是賴俊龍。   那一天,Apple收到了很多花以及禮物,看來班上很多男生都喜歡她。   可惡。   男孩子裡面,不用說拿到最多禮物的,就是賴俊龍。可憐的史亞明,連一束   花都沒有拿到,忿忿不平。甚至到了很多年之後,史亞明還把這件事當成人   生最重大的恥辱之一。   而我,收到一個小禮物。一個填充玩具,搖晃的時候會發出『唧、唧』的聲   音的小玩具。禮物的吊帶上綁著一張小卡片,上頭的字跡有夠漂亮,大概是   我這輩子看過最漂亮的字了。   卡片上面寫著簡單的幾個字:   『   謝謝你,我覺得你是會保護女生的人。                        陳艾波  』   我收到卡片的時候,隱約還感受到四年級那天,Apple在我面前掉下眼淚。   還有那天之後,老師對我的責備。   我想尋找Apple的身影,四處看了半天,都沒見到她。一轉過頭,黃珮君在   講桌的旁邊,我跟她四目相交之後,她很快地低下頭。   我手拿著小玩具搖晃著,低下頭看了看手裡的花。   那時候的我不曉得那是什麼花,那怕我現在拼命回想,也沒辦法記得。   只知道那束花裡頭也夾了張卡片。   而那張卡片,署名的人是黃珮君。 -待續-     *我也希望自己的愛,很快被時間帶走。那麼也許就不會那麼悲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