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魚

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光下的魚(9)

  3.   是的,從那麼近的距離看著Apple,才發現我跟她的距離好遠。   曾經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在我跟她之間的距離探險,直到這麼多年後才發現   ,我終於還是迷了路,走不回去。於是我花很大的心血在過去的一切中探詢   ,總希望會找到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我知道這樣很蠢,史亞明也這麼告訴過我。   但我更清楚的是,不想放在心上的人,要用一輩子的力量來忘記。   可憐了我記憶力這麼好的人,花上了更沉重的心力。   老實說,國小五年級的比賽之後,我再也沒拿起跳繩。   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過去之後,就沒了當初拿起來的意義以及價值了。   跳繩就該留在那一年的春天,綁著馬尾的Apple身上。   跳繩比賽是我第一次可以近距離感覺到她的呼吸。   比賽的那一天,我很緊張。我怕自己出了什麼差錯,更害怕在Apple的面前   表現不好。雙人組比賽開始之前,我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加油,我會跟上你的。」Apple對我說。   『喔。』我點點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運動的關係,我覺得臉很燙。   比賽時候我是不專心的。我總忍不住盯著Apple額頭上的疤痕看,然後想起   Apple對著我說,『對不起,也謝謝你』。   一個分心,我踩到了Apple手中的跳繩,跌了一跤。   於是我的記憶就停在那個時候,跳繩比賽的結果我忘了,最後的名次如何我   也記不得了。   我頹然坐在地上看著Apple,似乎跟她的距離,又遠了一些。   不過是個小小的跌倒而已。   我當然知道,而且對現在的我來說,跌倒只要爬起來就好。   對於當時不過十二歲的我,那一跤不僅讓自己出糗,也跌掉了我所有自信。   老天爺這麼招呼我一下,我覺得世界正在崩壞,恨不得手中立刻抄起一把鐮   刀,用最華麗的姿勢把自己犯賤踩到跳繩的那隻腳裁下來,倒插在操場旁邊   ,順便立起一個墓碑,上頭寫著『愛我請不要砍我』當成它的墓誌銘。   原來我總是在不知不覺當中,慢慢地讓自己被過去吞噬。   然後甘願讓自己體無完膚。   很多年後我問Apple,她早已忘了那年的跳繩比賽,也不記得我曾經跌倒。   我不覺得開心,反倒有點失落。   對我來說如此重要的一個定點,對她來說不過只是海中的一朵浪花罷了。   偶爾我會對自己這樣的死心眼生氣。   即使如此,我並沒有完全地絕望。   「每次看到他的臉就有種狗急跳牆的感覺。」史亞明對我說。   『所以你是狗?』我問。   「重點不在狗,重點在我很生氣。」   是啊我也是。我很想跟史亞明說。   「為什麼他會這麼受女孩子歡迎?」他問。   『你說賴俊龍?』我想了想,『因為他帥吧。』   「我也長的不差啊!」他驕傲地。   『這個是有差了那麼一點。』我點點頭。   我回過頭瞄了一眼賴俊龍,他正坐在黃珮君座位旁,有說有笑。   難怪史亞明變成了狗,現在正咬著我的手臂。   『不要咬我啦,去咬他!』我甩開手。   「哼,氣死我,」他鬆開嘴,「把自己裝成一副金龜子的樣子,哼!」   『你是想說金龜婿吧。』   「都一樣啦。」   史亞明應該很喜歡黃珮君。這也難怪,黃珮君長得很清秀,個頭不高,五官   相當立體,跟Apple不一樣的,是她總是一頭短髮,還喜歡在頭髮上別著一個   很可愛的髮夾。   跟Apple比起來,黃珮君少了一點什麼。   就是那種,會讓人……心跳變快的那種東西。我不會形容。   我想,史亞明每天來上課,只會做兩件事情。一是用力地喜歡黃珮君,二是   更用力地討厭賴俊龍。針對討厭賴俊龍這方面,史亞明事業做的很大。   只要跟他有一點關聯的,通通殺無赦。不過也托賴俊龍的福,史亞明因為不   想考試輸他,開始認真唸書,認真寫作業。雖然史亞明腦袋一等一的好,可   惜總是沒專心在課業,連考試都可以隨便寫寫,所以總是跟前三名無緣。   五年級最後一次月考,史亞明拿到了第三名。老師發下獎狀的時候,   史亞明很開心地走上講台,拿了他國小第一張獎狀,也是最後一張。   那次月考我印象深刻,第一名是Apple,第二名是黃珮君。而原本是前三名   常客的我,因為數學考卷忘了寫名字被扣了十分,所以拿不到獎狀。   史亞明告訴我,這是他最接近黃珮君的一次。   發完獎狀那堂課的下課時間,Apple走到我的座位前面。   「你還好嗎?」她問。   『我?』我看看自己,『好啊。』   「沒事就好,我以為你心情不好。」   我開心地差點把椅子吃進肚子裡。   Apple說完話就離開教室,我的心臟卻依舊拼命想衝出我的胸膛。   我轉頭回去想跟史亞明說話,卻不見他的人影,才知道他跑去黃珮君的座位   旁邊,跟黃珮君說話去了。   『你跟她說什麼?』   史亞明回來之後,我好奇地問了。   「沒什麼。」他開心地。   這個傢伙,才國小五年級就懂得怎麼泡妞,真是誇張。   『快說啦!』我心急。   「我就問她為什麼每次都可以考這麼好啊!」   『然後呢?』   「然後我就說,如果我不會的,希望她教我。」   『然後呢?』   「就沒然後啦,就約她暑假一起去抓蜻蜓。」他說。   『去哪裡抓蜻蜓?』我問,『為什麼沒找我?』   「去公園啊,可是她說會怕。」   『哈哈,果然失敗了。』我笑著。   「才沒有咧,她答應了。」史亞明得意地笑著。   『怎麼可能?』   「因為,我叫她不要怕,我會保護她啊。」   我轉回頭去,史亞明的笑容還留在我的眼睛裡面。   當天放學的時候,史亞明很開心,還請我吃了一支冰棒。我跟他一邊舔著手   裡的冰棒,一邊走過後校門旁邊的土地公廟,他的快樂感染了我,似乎這個   暑假會一直都在這麼快樂的氣氛當中。   我們在土地公廟裡面坐下,看著旁邊的老伯在玩象棋,還有一堆人圍在剛才   我們買冰的地方,爭先恐後地好像沒有吃到冰人類就會滅亡一樣。   賣冰的老阿伯,不停點頭手也忙得不得了,左手一個冰棒,右手一支豬血糕。   「好好吃。」史亞明吃完了冰,舔著嘴唇。   『謝啦,改天換我請你。』   「你說的喔,不要忘記!」   史亞明走到土地公廟裡頭,把手中的垃圾丟進垃圾桶。   「喂!你看你看!」   他走回來的時候,用手肘推了推我的背。   『怎麼樣?』我轉過頭去。   不知道哪一班的男生,嘴裡叼著香菸,從裡面走了出來。我跟史亞明動也不   敢動,愣在當場。   「你們怎麼在這裡?」賴俊龍說。   『吃冰啊,』我說,『不然能幹嘛?』   「吃香菸啊!」賴俊龍說。   『香菸不是用吃的好不好。』史亞明沒好氣。   「要不要來一點?」賴俊龍從口袋掏出了菸盒。   『借我看看,』我接過菸盒,『這是什麼菸?』   「來一根啊!」賴俊龍說,「試試看。」   『不必了,』史亞明搶過菸盒,還給賴俊龍,『抽菸也不會變成大人。』   賴俊龍聳聳肩,把菸丟在地上,腳踩了踩。   史亞明拍了拍我,把我拉離土地公廟。   『你剛才很酷咧,還抽菸也不會變成大人。』我說。   「那當然,我一直這麼酷。」   『你剛剛也沒有嚇一跳?』我好奇。   「幹嘛嚇一跳?」   『他抽菸啊!』我說。   史亞明踢了踢腳,踹起一顆石頭,讓它往前面滾了好一段距離。   「你沒有偷抽菸過嗎?」他問我。   『嗯……沒有。』我說,『你有嗎?』   「我也沒有。」他說,「想不想試試看?」   『你剛剛不是說抽菸也不會變成大人?』   「他不會啊,」史亞明抬著下巴,「但是我會。」   『會你個頭。』   升上六年級那個暑假,我跟史亞明第一次嘗試偷抽菸的感覺。   那個畫面鑲嵌在我的腦海中,也許是我小時候最痛苦,也是最有意思的回憶。   沒經驗的我們,光是點菸就花了好長的時間。   我還記得吸入的第一口煙,熱辣辣的空氣嗆得我口水鼻水直流。   史亞明不停地咳嗽,沒兩秒鐘我們就放棄了當大人的機會。   原來要當大人沒那麼容易,還得經過很多痛苦。   還有鼻水,口水。 -待續-          *當大人沒有那麼容易,更難的,是重新當回小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