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魚

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光下的魚(8)

  從史亞明的口中,我知道Apple開學前幾天沒來,是因為出國去了。他還告訴   我,Apple去日本玩,買了很多紀念品送給同學。   『你跟我講這個幹嘛?』我說。   「紀念品啊!」   史亞明拿著一個填充玩具,在手裡甩啊甩的。   『那……又怎樣?』   「是沒怎樣啦。」他聳聳肩。   我偷瞄了一眼他手裡的玩具,裝著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我很想聽他繼續說下   去,可能因為我的表情太不在乎,他也覺得意興闌珊,便沒有多說。   「借你看一下。」史亞明笑著對我說。   『不要!』我大聲地說著,露出了不耐煩的樣子。   史亞明拍拍我,用手指著講台的方向。我轉回頭去,Apple走上講台,在『上   課說話』幾個字的下面,寫著我的名字。   走下講台時候,Apple嘟著嘴看了我一眼,我裝帥地撇過頭。   「你被登記了啦!」史亞明一臉歉疚地用氣音跟我說。   『沒差。』我說。   其實有點痛。   Apple很少登記同學上課講話,沒想到我竟然會是她登記的對象。我覺得自己   處在爆炸的邊緣,很惱怒自己這麼執拗,卻又對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被罰擦黑板一個禮拜,每堂下課鐘聲響,大家衝出教室的時候,只剩下我   一個人在擦黑板。板擦每在黑板上揮動一下,我就覺得自己爆炸一次。   史亞明把那個Apple送的小玩具掛在書包上,我從講台走回座位的時候,總會   忍不住多看一眼。   我好像是被Apple遺忘的唯一一個,多看那個小玩具一眼,我就覺得爆炸的威   力增強了好幾倍。   我已經到了『男生愛女生』的年紀,我知道自己很喜歡Apple,卻不知道自己   為何會這麼反常,總是擺臉色給Apple看,故意裝出毫不在乎的模樣。   而Apple則跟賴俊龍越來越好,下課的時候時常看見他們一起說話,甚至會一   起吃中餐。   我跟Apple的距離越來越遠,每次遠遠看著她的時候,胸口總是悶悶的。   史亞明非常非常喜歡跟我提到Apple,總有意無意說起Apple說過的話,或者   最近他們女生之間,又流行什麼。   我總是裝作一點興趣也沒有,卻很認真地聽著史亞明的話。有一天我忍不住   ,想問個明白。   『史亞明,你是不是喜歡陳艾波?』我嚴肅地。   「我?我沒有哇。」他認真地回答。   『沒關係啊,我又不會跟別人說。』   「真的沒有啦,我是看你沒事都會看著她,可是跟她好像又處得不是很好,   才會跟你說一下。」他無辜地說著,「了不起以後不跟你說了嘛。」   『我哪有沒事都會看著她!』我反駁。   「拜託,兄弟,」他白了我一眼,「我坐在你後面咧!」   『我才沒有咧。』我倔強地否認。   我尷尬地轉過頭去,想佯裝自己很鎮定。   我瞥了Apple一眼,發現她正瞪著我,好像又要去黑板登記我的名字。   我趕緊移開視線,用手托著下巴看著窗外。   「你看吧,你又偷偷看陳艾波。」史亞明在背後小聲地說著。   『別亂講!』我回過頭去。   「偷偷跟你說,我喜歡的是黃珮君。」他小聲地,「保守秘密喔。」   我對史亞明眨眨眼,表示我會保守秘密。因為這一個秘密,我又擦了一個禮   拜的黑板。Apple又在『上課說話』的下片面寫了我的名字,我僵著臉看她一   筆一筆在黑板上寫著『張文杰』三個字,卻覺得她的手離我的名字好遠、好   遠。   Apple走下講台的時候,還是朝我這邊看了一眼,仍舊是嘟著嘴,沒好氣地看   著我。我想,我真的讓她非常生氣,非常不認同吧。   偶爾我會想改變這一切,就像三年級的時候一樣,我會叫她Apple,她會笑著   說我是香蕉,輪到值日生的時候,會跟我一起抬便當,一起倒垃圾。   我還是會跟她玩猜拳,然後一如往常故意讓她,然後在樓梯間等她。   只是現在,她已經走上最後一階的樓梯,而我還在最下層等著,不知道什麼   時候她才會回來跟我繼續這個遊戲。   上課的時候,老師把我叫了起來,問我最近為什麼上課這麼愛講話。   我低著頭,沒有回答。   「張文杰,如果你再被登記的話,我就要罰你擦整個學期的黑板,聽到了嗎?」   『聽到了。』   從那之後,史亞明就不敢在上課鐘響還跟我說話了。我總是手托著下巴,看   著Apple,看著她跟賴俊龍互相傳著紙條,Apple臉上的笑容刺眼地讓我眼睛   都要瞎了。   我自暴自棄地想斬斷跟Apple所有的聯繫,可是史亞明總會不定時地跟我報告   關於Apple的一切。   「她最近跟賴俊龍很好。」他說。   『關我什麼事?』我生氣地說著。   「黃珮君也跟賴俊龍很好。」史亞明有點無奈地說著。   『黃珮君?』我疑惑著。   「賴俊龍好像跟所有女生都很好的樣子。」   真討厭。我們兩個異口同聲地說。   我一點反擊的能力都沒有,不管在任何方面,我都不是賴俊龍的對手。   連最近大家在練習的跳繩,賴俊龍都跳得非常好,不只速度很快,還會很多   花式。而我只能跟史亞明兩個人在教室後面練習,連速度都沒辦法像他這麼   快。因為跳繩的關係,賴俊龍成了班上女生眼中的英雄,而我們就是突顯出   他英雄氣質的普通人。   一直到跳繩比賽之前,每次體育課大家都在練習,而賴俊龍則是班上的隊長   ,負責指導大家的動作以及喊口號。副隊長,是Apple。   賴俊龍過來指導我的時候,我總是很氣餒,卻又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厲害。   史亞明則因為黃珮君的關係,對賴俊龍一直很不以為然,偶爾還會不理會他。   反倒是副隊長的的Apple,從來不曾過來跟我說過話。   每次他們兩個在隊伍前面整理隊伍說話的時候,史亞明總瞪著賴俊龍,而我   都盯著Apple。我很希望站在Apple旁邊的人是我,可惜當她往我這個方向看   的時候,我總會撇過頭去。   「我真想拿跳繩鞭打賴俊龍幾下。」史亞明湊在我的耳邊說著。   『你現在可以過去,』我說,『初一十五我會拿香拜你的。』   史亞明拿跳繩的握把敲了我一下。   跳繩比賽是有嚴格規定的。必須兩個人一個小組,面對面計算對方在一分鐘   之內,總共跳了幾下。時間到了之後,必須兩個人一組,其中一個人手拿跳   繩,然後兩個人一起跳。在時間之內,兩個人加起來跳最多下的,就獲得優   勝。也就是說,一開始單人跳繩,只是熱身而已,計分只有在雙人跳繩的部   分。   一開始我都是跟史亞明一起練習,每次熱身的時候我總是比史亞明還要快,   跳的次數多上很多。練習結束之後,體育老師要我們把次數告訴他,他會重   新分配組員,讓速度接近的同一組。   練習了不知道幾次之後,體育老師把大家都集合起來,宣布重新分配過後的   組別。   第一組,賴俊龍跟黃珮君。   我聽到之後馬上轉過頭去看著史亞明,他的臉色一沉,不發一語。   『還好吧?』我問。   「比大便在褲子上好一點。」他說。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咬牙切齒的他。   「這個賴醜龍,還賴俊龍咧……」   史亞明跟班上另外一個很厲害女孩子一組,可惜現在的他已經沒心情注意這   些了。   「張文杰跟陳艾波!」老師說。   我嚇了一跳,舉起拿著跳繩的右手。   「舉手幹嘛,出來啊!」老師說。   『是。』   我走進隊伍裡頭,低下頭去不敢看著眼前的Apple。   「好,現在開始練習!」老師宣布,「從女生先開始!」   我還是盯著地板,手裡緊緊捏著跳繩。   Apple開始跳著,我一下、一下的數著,頭也不敢抬。   「好!現在換男生跳!」老師喊停。   大家都開始了之後,我聽著耳邊傳來跳繩打著地板的聲音,動也動不了。   「開始了。」Apple提醒我。   我抬起頭,跟她視線接觸的一瞬間,我覺得臉好燙,馬上別開眼睛。   時間相當漫長,好像所有的人都用慢動作跳繩,比武俠電影還要厲害。   我故意不看Apple,露出漫不在乎的神情,其實用盡了全身的力器,想要表現   出最好的一面。   練習結束之後,我發現自己滿頭大汗,比平常練習還要疲憊不少。   「你跳得很快。」Apple說。   『喔,是喔。』我的天啊,這是什麼回答?   雙人練習開始之後,我杵在原地發愣。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眼巴巴地   看著地板,連拿著跳繩的手,都開始顫抖。   「開始了。」Apple再次提醒我。   我點點頭,眼睛還是看著地板,手操起跳繩就開始跳。   「噢!」Apple叫了一聲,我嚇了一跳趕緊停止。   『妳還好吧?』   跳繩打到了Apple,我感到內疚得說不出話,才發現自己離Apple的距離太遠   ,根本沒辦法兩個人一起跳繩。   「沒事。」Apple嘟著嘴說。   『我帶妳去保健室好不好?』我有點焦急。   「噗哧……」Apple笑了出來,「我只是被跳繩打到而已。」   『對不起。』我低下頭。   「沒關係。」Apple微揚著下巴,下著對我說。   我感覺臉好燙,趕緊低下頭,不敢看著她。   「你再低著頭,我會被你打得全身受傷。」她說。   『喔。』我趕緊抬起頭。   「開始練習吧。」她偏著頭笑著看我。   『嗯。』   雖然慢了一點,可是當老師喊停的時候,我跟Apple的成績,還是非常好。   Apple聽到老師宣布我們第三名的時候,開心地拍著手,我則在內心歡呼著。   第二次練習的時候,我慢慢習慣抬頭看著Apple。拿著跳繩的她,還是那個認   真的表情,讓我不由得看傻了眼。   輪到我跳的時候,Apple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害我很不好意思,還因此遲疑了   一下,錯過起跳的時機。等我回過神來,拿起跳繩賣力地跳著。   「你是不是……」Apple不知道對我說著什麼。   『妳、說、什麼?』我一邊跳一邊問她。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Apple紅著臉。   空氣中除了喘息的聲音之外,只剩下沉默。單人練習結束之後,我停下手中   的跳繩,氣喘噓噓地深呼吸著。   「雙人練習,開始!」老師大聲喊著。   我看著Apple,做好起跳的準備動作。一、二、三,我們很有默契地在同一個   時間離開地球表面,也幾乎在同時間回到原本的地方。   我睜大了眼睛,花了好久的時間,才能夠在這麼近的距離看著Apple,隨著我   手裡的跳繩,我們靠得很近。   練習結束之後,我跟Apple都手撐著膝蓋,貪婪地呼吸著空氣。   『沒有。』我搖頭。   「啊?」Apple抬起頭看著我。   『就這樣。』我自以為帥地說著。   下課鐘聲響了之後,我跟史亞明買了飲料走回教室。   史亞明還是一臉氣憤,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幹嘛這麼高興的樣子?」他問我。   『我沒有。』我喝著飲料,一邊說著。   「你就有!」他說,「我都快氣死了!」   『我真的沒有。』   我真的沒有,老實說。   下課鐘響之前,賴俊龍跑過來找Apple一起去福利社,我怎麼高興的起來。   我還趁機瞪了賴俊龍一眼,Apple似乎看到了,對我笑了笑。   「你真的沒有討厭我嗎?」賴俊龍來之前,Apple再次問我。   『真的。』我說。   「你發誓。」她嘟著嘴。   『我、發、誓。』我不耐煩地舉起手。   「好。」Apple微笑著,「對不起,也謝謝你。」   『幹嘛?』   Apple摸了摸額頭,我看見那個疤痕。那個已經不明顯的疤痕。   這個時候,賴俊龍才走過來。   喔不,史亞明說,那是『賴醜龍』。 -待續-        *Apple,這麼近的距離看著妳,才發現妳跟我的距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