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8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0

    追蹤人氣

月光下的魚(5)

  2.   我是活在水瓶裡頭的魚。   這句話是Apple對我說的。   在我們都還是小男孩跟小女孩的時候,我從來不知道眼前這個女孩會是我生   命中這麼重要的人。   那時候的Apple比我高得多,在人群當中她總是最吸引人目光的那一個。   我總懷疑,那時候的Apple,確定自己真的只是一個單純的小學生,還是那時   候的她已經了解自己終究屬於另外一個層次的人。   我們在生命中其中一個夏天相遇,那年我們六歲。山頂國小的校門口往來的   人群多得不像話,國小的新生訓練總是家長多過於學生。   第一眼看見她,跟其他女孩子一樣穿上了白色的小學制服,頭上戴著黃色的   學生帽。那時候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那個女孩怎麼這麼驕傲。   請原諒當時的我,認識的字彙並不多。   驕傲對我來說,是一種出眾。而我了解這個詞之後,舉凡眼前吸引我注意的   一切事物,我都用驕傲來形容。   就如同我曾經學會了『陰魂不散』這個詞,於是我告訴老師,我的頭髮陰魂   不散的黏在我的頭皮上。   她是驕傲的。   一種沒有辦法被身邊的東西掩蓋,發出光芒的那種驕傲。   我真正認識她,知道她的名字,是在黑板上。因為她的出眾,我記得小學第   一個學期的副班長,就是由她擔任。班長是一個叫做賴俊龍的人。   賴俊龍也是一個驕傲的人,但不是那種讓人討厭的驕傲,而是一種由內而外   散發出自信,而且讓人不得不喜歡的驕傲。   「我叫賴俊龍,賴皮的賴,英俊的俊,賴俊龍的龍。」   坐在我後面的他主動跟我介紹他自己。   『賴俊龍的龍,是哪一個龍?』我問他。   「就是我名字的那一個龍。」   『我不知道是哪個龍。』我抓抓頭。   「你會知道的,」他笑著說,「而且知道以後,你一定不會忘記。」   是的,我一定不會忘記他。   這樣的他好像命中註定要當班上的風雲人物,所以很快地,黑板的右下角,   班長的那邊就寫著歪歪扭扭的『賴俊龍』三個字。   而副班長的地方,就寫著陳艾波三個字。也就是Apple。當時我會讀的國字   並不多,只知道Apple的名字第一個字唸作『陳』。   因為這個重大的失誤,導致我跟Apple之間存在一個永遠無法消弭的樑子。   「陳人皮,可不可以借我數學習作?」我第一次跟Apple說話。   『你在叫誰啊?』Apple瞪了我一眼。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不好的開始,是壯烈成仁的另外一半。   我花了很長時間才讓Apple原諒我,而我犯的錯誤可不只這些。   除了Apple之外,我也叫錯其他同學的名字。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叫   做『吳姿萱』的女孩。   我第一次叫她,是在全班面前,發美勞作業的時候。   「吳婆豆,妳的美勞作業在講桌上。」   從那一天開始,隨著全班同學哄堂大笑中,『婆豆』成了那個女孩的綽號,   一直到她大學畢業為止。我會這麼清楚的原因,是因為大學的時候,這個女   孩恰巧跟我同一系。真是冤家路窄。   這大概就叫做『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從我把Apple的名字喊成『陳人皮』開始,Apple每次看到我,都會嘟起嘴,   不太願意理我。賴俊龍倒不以為意,總會在我面前,故意叫Apple『陳人皮』   。聽久了感覺還挺像陳皮梅之類的蜜餞,但是這種聯想在Apple耳裡可不是什   麼幽默感,反而像是凌遲我的刑具。   偶爾我會對賴俊龍這種驕傲的說話方式,產生極度的厭惡。   可是不管他說些什麼,聽起來總會讓人不自覺的臣服,同樣的話在我口中說   出來,不只不會讓人臣服,恐怕只會讓我被丟到海裡沉沉浮浮。   即使偶爾會產生厭惡感,但我不得不承認,賴俊龍的確是個相當有本事的傢   伙。在那個年代裡,懂得把自己的頭髮中分,而且每天看起來都水水亮亮的   人,就代表完全嶄新的帥氣。   於是我看著他的時候,總會有種莫名的崇拜。   而我發現,Apple看著他的眼神,竟然跟我很像。   賴俊龍就像武俠小說裡面的高手一樣,即使只是折一根稻草,也可以變成屠   龍刀。而我,就算真正拿了屠龍刀,搞不好沒幾秒鐘警察先生就會把我從街   上抓回警局。   像賴俊龍這種人,好像只要把衛生紙黏在背上,就可以飛到外太空。   在Apple的眼中,應該也是如此。他是這麼的引人注目,而我是這麼的獐頭   鼠目。班長跟副班長,兩個都是亮麗的一踏糊塗,而我在他們眼中,或許只   是一個不起眼的存在。   我只是存在著,用一種很透明的方式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而賴俊龍,卻是以一種低頭的角度看著世界,看著我。   這是我跟他最大的不同。   後來我知道,這並不是正確答案。這不是我跟他最大的不同。   「海的那一頭有些什麼?」有一天,我問賴俊龍這個問題。   『海的那一頭,當然就是天空。』   這才是我跟他最大的不同。   因為對我來說,海的那一頭,其實是另外一片海。   我是魚,在海裡追逐著,不管這片海有多麼遙遠。而他,過了這片海洋之後,   就可以飛上雲霄了。   他們兩個當了好幾個學期的班長、副班長,好像除了他們之外,也沒有什麼   更好的選擇。甚至連班上的模範生,都是兩個人輪流當選。   我對他們,只有很多很多的羨慕,以及無時無刻的注意眼光。   當然那時候的我,其實還不懂得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欣賞。   只知道他們在我的眼中,都是散發出光芒的,腳踩著跟我不一樣的地球,呼   吸著跟我不一樣的空氣。   當然我是很努力的。從我喊錯了Apple的名字之後,我對國語這門科目的要   求就更嚴格,每天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複習國語課本。   我不希望把陳艾波叫成『陳人皮』的錯誤再次出現。   一直到國小三年級,我才向Apple道歉。   『陳艾波,對不起我把妳名字叫錯。』   那天中午我跟她去抬便當,我跟她輪到當天的值日生。   「叫錯?」她歪著臉問我。   『就是一年級的時候,我把妳的名字叫成……』   「噢,我想起來了。」Apple笑著,「沒關係。」   『謝謝啦,陳艾波。』   「妳不要叫我陳艾波,好奇怪。」   『不要叫陳艾波?』我嚇了一跳,『難道要叫妳陳人皮?』   Apple拿了一把免洗筷戳了我的手臂一下。   「你敢這樣叫我就不理你了。」   『那我要叫妳什麼?』我摸著手臂。   「你可以叫我Apple啊!」   『那是什麼意思?』當時我根本不懂英文。   「是蘋果的意思。」Apple笑著。   『為什麼要叫妳蘋果?』   「因為我是蘋果啊!」Apple笑得更開心了。   『妳是蘋果,那是我香蕉,』我說,『賴俊龍是芭樂。』   「好哇,」Apple說,「你就叫做香蕉。」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Apple是蘋果的意思。當我知道香蕉唸成『把那那』的時   候,實在很後悔當時替自己取這麼難唸的名字。   大概在那一天之後,我才正式跟Apple成為朋友,在那之前,我一直只是她   的同班同學。   而當我告訴賴俊龍,我替他取了名字叫做『芭樂』之後,他沒什麼太大的反   應,好像只有我一個人熱衷於加入水果軍團的行列。   『你一點都不覺得好玩嗎?』我問賴俊龍。   「有什麼好玩的?」他問我,「當一個水果嗎?」   『對呀,這樣我跟你還有陳艾波,都是水果了。』   「神經病,」他說。「我爸叫做蓮霧,我媽還叫做西瓜咧。」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被他罵了,可是我笑得很開心。不只我,在一旁的Apple   聽了,也笑了起來。我從Apple的眼神中,看出了一點點不一樣的感覺。   那是從來不曾出現在我的眼神裡,我所無法理解的一種光芒。   「有那麼好笑嗎?」賴俊龍皺著眉頭問我。   『是啊。』我笑彎了腰,『你媽真的是西瓜嗎?』   「問你,」他說,「你知道為什麼西瓜的肉是紅色的?」   『不知道。』我說著,一旁的Apple也湊過來聽。   「因為每個人買西瓜,都會拍一拍,所以西瓜內傷,裡面就是紅色的。」   我跟Apple都笑了起來,只剩下賴俊龍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   Apple看著賴俊龍笑,而我笑的同時,卻注意著Apple的所有表情。   就是在那個時候,我跟Apple選擇了不一樣視線。   我只看著Apple,而她卻偶爾才會往我的方向看過來。 -待續-          *故事只翻開一頁,就開始有想哭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