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魚

關於部落格
敷米漿官方部落格
  • 115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光下的魚(1)

      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       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莊子.盜跖篇》   是的,我想我也應該抱梁柱而死。   對我來說,大水已經來了不知道多少次,而我也抱著梁柱閉上眼睛等待著。   為了遵守約定,我沒有離開,也沒有掉眼淚。一直到大水退去。   大水第一次退去在一九九三年夏天,那一年我穿著水藍色高中制服上衣。   可惜那次之後,大水再也不曾離去。   我就這麼活在水裡。   時間很有效的沖淡了很多,只是慢慢地發現,時間這波海浪退去之後,在沙   灘留下來的記憶,只會越來越明顯而已。   而我花了太多時間搬移自己。從一個地方搬到另外一個,從一個時候的我搬   移到下一個我。花了好長好長一段時間,我甚至不知道哪一個時空的我,才   是理所當然的自己。   就這樣好幾次夜晚我都會從夢中驚醒,即便在寒冷的冬夜,我都會汗濕枕邊   。而我懷疑,那其實不是我的汗水,而是我剛從海裡回來的證明。   果然不出我所料,大水總會像這個樣子來的。   上個禮拜的其中一天,我決定向公司請假。做了這個決定之後,我把電腦的   插頭拔了下來,藏在床底下最深最深的地方。我沒收拾任何行李,甚至也不   確定帶了皮夾沒有。   我要回到海裡。   因為我是魚。   我是魚。   1.   我知道,即使是魚,也不一定非得在海裡頭游泳。   海馬也不會在路上跑,不是嗎?   但,時間像海裡的潮,流動無聲無息,卻把我們緩慢推向另外一個黑洞。   黑洞裡頭應該很冷,因為看不見太陽。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媽媽總會在小塑膠袋裡頭裝了綠豆湯,放進冰箱的冷凍   庫裡,那個夏天就在冰涼的自製綠豆冰的幸福裡頭度過。   因為夏天總是這樣赤著腳走過來,所以偶爾我都會懷念起那有如黑洞般冰涼   的綠豆冰。長了這麼大,卻很久沒再嚐過那種滋味。   都怪我長大得太快,太多小時候的東西,來不及留在身邊,一下子就流走了。   我認識Apple,也是在夏天。   那是小學一年級,我六歲時候的事了。這二十幾年來,Apple始終留在我的   腦海裡頭,那個穿著百折裙,頭上紮著小辮子的女孩。   有時候她會變成十六歲的模樣,色彩鮮豔的的髮帶綁著俐落的馬尾,還是會   手扠著腰指著我生悶氣。   那個夏天應該很熱,可惜我已經忘了當天確實的溫度。   從小到大,我一直自豪自己記憶力的優異,就好比豬自豪自己的食量一樣。   雖然把自己比喻成豬,對豬很不好意思,但事實就是如此。   可惜我再怎麼像豬,我還是忘了那個夏天的炎熱,究竟讓我流了多少汗。   大概就跟現在的天氣一樣吧!差不多就是這樣,讓人等待冰箱裡的綠豆冰的   天氣。   綠豆冰溶化了沒有?我回到了那個夏天沒有?   那個夏天的午後,應該像今天一樣,下起了雷雨。   往太陽照射的另外一邊看去,應該也會看見彩虹。   可惜都沒有。   一直到太陽下山,黑夜來臨。   雨持續下著。   從一九九六年之後,這個晚上是我第一次這麼思念Apple。   那年的大水退去之後,我再也沒這麼思念過她。   一切都要從Blog上的那篇文章開始。   或者應該說,一切都從那篇文章畫下句號。   我習慣在自己的Blog上寫下一些心情,包含一些瑣事。   上班遲到被老闆扣了薪水,路上踩到了狗屎,買飲料忘了拿吸管,下班路上   被狗追,落荒而逃之餘連鞋子都掉了一只。   『如果你都不要長大,而那時候我早點長大就好了。                          Apple』   這篇留言,在我其中一篇文章的回應當中。   事隔太久,我甚至忘了當時為什麼寫下那篇文章,而那也不是最新發表的文   章。如果我沒有無聊的差點清點自己腿上腳毛的根數,我想我也不會發現這   個回應。   Apple出現在螢幕上的時候,我的視力好像突然惡化了不少,眼前有些模糊。   如果我不要長大,那麼現在會是什麼模樣?   我想不起來,那個時候的我到底是什麼樣子。比現在瘦了多少?會不會還對   著鏡子傻笑?   記憶力雖然好,有些東西卻怎麼樣都回不來。   不知道這個留言的Apple跟我所認識的Apple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又會留下這   樣的詞句。我回頭仔細看了看這篇文章,從頭到尾。          小學的路隊長還呼吼著要我跟上隊伍,          頭上戴著黃色可愛的學生帽閃著淚光。          路邊賣豬血糕的阿伯多年後的今天,已經變了模樣,          我們齊步往前走,總有那麼一兩個無賴的傢伙,          脫隊了,再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隔壁班的阿德跌倒了,手肘下巴污泥滿是。          小丸子拉著小玉在土地公廟前偷笑,我看見,          同班的小志踹了阿德的屁股一下,小玉笑哈哈。          頭上的黃色可愛學生帽依舊閃著淚光,          我怎麼知道好久以後,我看不到豬血糕阿伯的叫賣,          花生粉也已經不再飛揚。          忘了那個學期是誰當路隊長,只記得班上總有幾個男孩,          喜歡自稱四大天王。          齊步,走!          我們都要跟著隊伍一起邁步,          走過熟悉的土地公廟前,還會偷瞄一眼地上的菸頭,          腳踏車輪上,五彩繽紛的小顆圓珠子多麼漂亮。          那個時候,我怎麼知道,今天之後會是個雨天。          過了今天之後,路隊長也管不著我們,          即使我想買個豬血糕給阿德,小玉跟小丸子是不是已經          沒有那樣燦爛的笑臉。          下雨了。          原來,走過土地公廟前,          就注定了明天會是個雨天。   文章的Title是『我怎麼知道過了今天之後會是個雨天』。   我發表的日期在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三號。   距離一九九三年,已經十三年。十三似乎代表著不吉利的數字。   這十三年以來,這恐怕是我最接近Apple的一次。   不管這個留言的人,究竟是不是我所認識的那一個Apple。   因為這個留言,我決定請假,重新整理自己。   回到海邊去。   Apple,如果那時候的妳早點長大,現在的我們會是怎樣?   妳可以告訴我嗎?   在那一場大水來臨之前,妳會不會給我最後一個,沒有再見的告別? -待續-        *一九九三年的三月十三日,是我的生日,雙魚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